Sunday, September 21, 2008

重要︰前张大卫牧师教派牧师见证全文


"我告白了张在享牧师是基督﹗"

韩国前张大卫教派牧师见证全文



(韩国韩基总异端委员会四位牧师在2008年9月11日召开”张大卫问题新闻发布会”上, 前张大卫共同体的牧师i・DongJun︰向记者发表之证言。)


我是最受到韩国众教会所指责的,张在亨(大卫)牧师属下的教会接受牧师按手,当过牧师,并在势力共同体使役,包括Crossmap广告部营业员,Christiantody广告部经理,并担任过总会的安提阿长老会的副牧师。我名叫I・DongJun。我曾经给卷进”张在亨牧师再来临主”的漩涡中。我在判断中曾犯过严重的错误,归信了张在享,后来退会了。这次公幵作证,不是故意要毁损谁的名誉,或要讨伐什么仇敌。我首先明确声明,出席这次记者招待会,所说的句句属实,把我从韩国中的一个异端教派脱离了的事实,公诸于世。


1.参加张在亨牧师的教会的原委


2002年8月左右,我遭遇到家庭困难,加上各种各样的心理的困境。那时,在学校遇见了一位从俄罗斯暂时回国的传教士。她是金Shinae干事,她这样自我介绍了。她一边说不是向我传教,一边接近了我。我心里怀着个人的困难,原本不打算接受她邀请,却约定在傍晚见面,还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她。我以为跟她谈一次就算了,事情却不是这样。

那次约会她主要向我讲道,道的内容,是根据马太的福音书第13章出的”天国的比喻”,说到现在的教会教导”驾云再来的耶稣”是照字面解释,解作耶稣”腾云降世”。可是,据金Shinae干事解译,不是驾着如字面的”云”降临,那是”属肉体”的立场。同时,她告诉我天国的降临,是”道”的”种子”播在人心,经过︰发苗、长穗、结实时期的展开。这对我来说,是个的冲击。自此,每天去教会听道,那教会是张在亨牧师设立的许多的教会之一。后来才知道金shinae不是干事的本名,是张在亨牧师授予的”赐名”。在张在享共同体里使役的人,干事级以上的人是有特殊的地位,他们与一般肢体的分别是,是他们使用张在亨牧师赐的”别名”。一个人用几个别名的,大有人在。

2.参加培灵会一听张在亨牧师的录音道和其它的道

在教会里听”福音的道”,很有恩典。每天流着眼泪听道,不论是为自己的罪过难过,或是要为基督而活,眼泪没停过。在教会听了金干事讲了约半个月的道,也参加了教会培灵会听道。

教会在忠州的渡假村召开培灵会,第一次听到张在亨牧师讲”十字架的宝血”的道。归纳那篇讲道如下︰到最后基督的身份,必须得到为神使役的施洗约翰的证明,才可以受封。可是施洗约翰失败了,基督没有办法,只能亲自寻找了十二个门徒来代替施洗约翰。施洗约翰所收的门徒,本来必须与施洗约翰一起为基督使役。可是,施洗约翰的门徒人数增加了,变得傲慢,不考虑自己是为神使役的人,和耶稣堂兄的地位,却去追求别的东西。施洗约翰死了之后,集聚了的许多的门徒,就星散了。基督邀请了西门彼得(约翰的儿子西门)代替施洗约翰。彼得听从了耶稣,作了那个告白,确认了基督。

我被讲道所感召,催逼我”用我的口告白基督,让基督成为真正的王,和我的主,并使役于祂”。我一边听道一边哭了。在江原道三日两夜的培灵会的最后一天,许多肢体围绕着我祈祷。那时,我说起方言来。

培灵会之后,继续去教会听录音的道,一日听五个道,用A4纸打笔记,写所感,向金Shinae干事提交了。”终末论”的道,由金Shinae干事直接给我讲。她讲的那些终末要发生的事,包括︰”日月变黑,星星坠下”,指的是那些支撑着我们的知识和理念失掉了光,现在要靠神的光生活。同时,”升天”是什么意思?是用了水比喻堕落的世界,表示人们象纯粹的水蒸气一样地提升了。因此,”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实际上不是人被携上空中的举动,而是以象水蒸发那个意义被升上天上。


3.我告白了张在亨牧师是再临的基督

”终末论”的要点,是以利亚升了天,他的使命由施洗约翰承继。那么升天了的基督的使命,由谁来承继呢?我听到的道是这样说的,那位基督既驾云升天,就不再来临,而另有一位负上基督的使命的人会来。听到这里,我真的受到了冲击。在那一瞬间,我相信当时所学习的东西,是真的基督的教训。

我把”80个道”和”历史的道”(“终末论”、”时候与时期”,”新以色列”等道的总称) 全部听了之后,我坚信了。总结所听的道,全部圣经的启示指出再临主己经降临地上。再听启示录的”永恒的福音”的解释,这个道启示了基督是那一位?结论就是张在亨牧师。我那时,非常混乱了。我想,”那不是个韩国的异端教派团体吗?可是,听道的时候,觉得很有恩典,而且在培灵会还领受了说方言的恩赐。以前,我一直憎恨父母,可是,听道的时候,我觉得不再憎恶他们了。那时,我心里没有底,不能把这个教派断定为异端。

我反正也没有希望,心里仍稍微怀疑张先生是不是基督。不过,在教会里呆了一年,总也有打算确认这个信仰的意图。参加过不同地方的各种聚会后,确信的心胜过了怀疑。在一次聚会中,我终于在金Shinae干事面前告白张在亨牧师是再临的基督。

我以前参加过某教会聚会,还未受洗。那个教会的人们,生活没有见证。可是在这个教会听过道后,渴慕一生遵行神的旨意,走神的路,于是想接受洗礼,于是问金Shinae干事”怎样才能受洗?”可是金Shinae干事取笑我,说我”没好好地听道”而漠视了我的问题。在教会呆久了,方才明白,在这个教派里,圣灵与火的洗礼比水的洗礼更受重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认为根本不必受洗。后来我做了这个教会的牧师。其它教会的牧师都施洗,我这个长老会牧师一次也没给人施洗过。


4.在张在亨牧师属下教会使役和欺骗信用卡公司

我坚信后三个月,受任命在春川教会传教。翌年年头,在江原道教会里接受了会长的任命。在那里使役期间,发生了欺骗信用卡公司的问题。本来是小事一宗,不必大造文章。不过,我说的话句句属实,把这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说了出来,可以看出张在亨牧师教派内里的实际状况。

在我受会长之命,替教会办事的第二天早晨,收到江原道众教会的财务报告,通告重生教会拖欠租金,若不立刻缴付,姓金叫yunjon的传道人马上要搬出教堂。通告说,欠了350万元租金。我当时是没有职业,没有收入,自己也拖欠信用卡还款。我请问可以做些什么。所得的指示是︰那位姓金的女传道人,在张在亨牧师的”肢体”所经营的公司叫万锐科(Verecom)使役,公司负责她传教的开支。但是,万锐科有资金短绌的问题。但是万锐科可以用我和那个女传道的名义,申请信用卡,用信用卡的透支额,申请信贷以应急。要是不能偿还,就拉倒。

一共申请了两张信用卡,贷款额300万韩元,利息是16%,不过,据说一般客户的利息10%,比那个利率便宜得多。更可惊的事,是万锐科公司以不良动机弄到信用卡贷款后一个礼拜,没付租金。用电话联系,问个究竟,答复是︰”万锐科公司营运困难,把货款挪去暂时周转了”。那时,我才搞清楚,不只是万锐科撒谎,金Yunjon传道人也撒谎,说要赶紧付教会房租,事实上,万锐科把钱用来周转,女传道用了来缴付伟仁神学院(即Olivet University的前身OTCS)的注册费。后来得知,教会拖欠的房租没有350万元那么多,只是100万元左右。

我使役的教会拖欠了两个月房租,为此我有所询问︰”为解决教会拖欠的房租去贷款,付高利息,尚且可以说是必须的。不过,怎可能把这笔借来的钱为私人的事而用,去缴交学费?”。我那时已知道伟仁神学院是张在亨牧师设立的,在那里读书,能取得澳大利亚的南方十字架神学院(South Cross College)的学位。

听有些比我早加入张大卫教派的朋友说,南方十字架神学院校长权大卫牧师,想在韩国设立分校。权大卫牧师访问韩国期间,在位于瑞草洞的Christiantoday的房子里的教会与张在亨牧师会面,他看见有一群青年规规矩矩地听道,打笔记,把道全部记下来的场面。年轻人这么热情地聚会和听道教他大受感动,认为在这里设分校是个好主意,并委讬张在亨牧师当教授。于是,张在亨牧师设立了的伟仁神学院的学生,可以在SCC学习。

照我所知,身边的使役者大部分都没受过正式的神学教育。张在亨牧师利用SCC,把毕业文凭授予教派内的年轻牧师。可是,我知道的人们中,连我本人,没谁看见过有谁在SCC修读过课程。当然,权大卫牧师一次也没有听过张在亨牧师暗地里所教授过教义吧﹗可想而知,权大卫牧师并不知道张在亨牧师的再临主的问题。回到信用卡贷款的话题。主的”肢体”和为主使役的人,怎能撒这样的谎话?怎能这样利用别人呢?愈想就愈痛苦。于是,向像是我信心之母的金Shinae干事诉说感想。金Shinae干事说︰”你和那个丫头(指金Yunjon传道人)到底吃了什么?”她把我给吓了一跳。我本着单纯的心,好意幇忙那位女传道还教会的房租而负债。金Shinae干事却非常讨厌,说︰”分别善恶树的果实是性的堕落,男人恋慕女人的身体,女人恋慕男人的身体的事。”她说,首先要爱神,其次才爱人。

我给骂了一顿,立刻与万锐科联系。金yunjon传道说,缴交了神学院注册费后,余额会还给我,并约定日期。几天后,金yunjon干事却说,她主管的Jubilee Mission的房租也拖欠了,要钱借去还。正好有那笔欺骗信用卡公司得来的钱,就借用了。次日,又说︰”你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多困难,我们没有还钱给你的能力,算是奉献吧”我极不痛快地回答了”就那样做吧”。终于,用不良手法弄来的一笔信用卡贷款,就这样花光了。数日后,忠州教会的一位牧师前辈打电话来,用差不多听不到的声音说,没钱付教会房租,希望我无论如何替他弄点钱周转。我那张信用卡己刷到超过限额,我自己的房租三个月没付。我告诉他,实在没办法,就挂了线。

5分后,电话再响起,话筒那端说,在人是没有办法,但可以向神祈求,神有方法。钱可以从别的地方来。万锐科那张信用卡还可以利用来借些钱。他说,打电话向几家财务公司查询过,只要万锐科愿意付比别的客户更高的利息,就可以弄到另一张信用卡。而且,为救燃眉之急,只要付比一般客户更贵的手续费,万锐科可以申请另一张信用卡去抵偿我那张坏账信用卡的债项,办法是取消那张信用卡,从另一张卡的贷款额汇钱过去抵消欠款,扣除手续费要63万元,尚有余钱周转。我才明白为什么万锐科申请信用卡要付那么贵的利息。结果,钱借到了,款子挪了过去之后,那个牧师老是避开我。答应归还的日期过了几个月,也没还钱。后来看见那个牧师的汽车换了新的,那是刷我的卡弄来的,我心里非常不痛快。

终于,这个事情做成我被信用卡公司列为黑名单。我想,我仅有一点点钱,有钱不还信用卡也好。那样,我拿不到信用卡,别人就能再来向我借钱。不过,我们一边说”建设神的国”,一边做这种勾当,怎样去平衡呢?我苦苦地思量。


(上圖为I.Dong Jun獲发给的万銳科公司的名片)



5.对外面是一副嘴脸,对内是另一副嘴脸


张在亨牧师设立的诸团体,彻首彻尾是两副嘴脸,对内做一套,对外另一套。张在亨牧师教导我们,重建圣殿的事,追溯旧约圣经续编《马喀比书》,亚历山大大帝部下安提阿古伊比法尼统治耶路撒冷地域其间,污秽了殿。恢复圣殿的历史,必须经过”42年”,救主出现,治理神国,才告完成。42年是从马太福音基督的家谱算出来的,家谱从亚伯拉罕到基督14代,14代,14代那样分成三段记载,合共42代。本来耶稣在地上使役42年,神的国就建立了。可是,那些在前头为救主作准备的人,以施洗约翰为代表,却不迎接耶稣。终于,耶稣不被承,使役了三年后反被杀了。未竟的事工,做成未成就的历史。从这个圣经解释,张在亨牧师42岁的时候(1992年),是完成耶稣所不能成就的那尚未成就的历史的准备期。

为了信用卡的事,有打算退会的打算,有人听到到风声,派某干事来拉拢我说︰”金 Shinae干事是个怪人,她偶然说些不对的话”,要以大局为重,就小问题将就过去算了。我们必须领导历史,张在亨牧师在1992年开始开始了这个新历史,再过42年就竟功。他告诉我,如果不学取教训,努力建设神国,会象耶稣的时代一样,重演历史被中断的悲剧

此外,张大卫教派的说法是,当日基督教的初始者,是从犹太教分别出来的。所以,为神国作准备的人,也会从基督教分别出来。他们就是启示录中所记载的一个由14万4千人组成的新的团体。只有这14万4千人是神选立来参与建设神国的过程。我们相信,外面的人是属肉体的,我们是属灵的,外面的人会迫害我们,我们付上的代价,神会报答我们。

表面看来,他们好象彼此服侍,可是,道德水平极为低落。根据我的经验,共同体成员生活上的困难,可直归咎于张在享对金钱问题的看法。共同体把张在亨牧师称为基督,他是这个新的共同体之首。共同体告白了他是基督,接受他的讬付。他只是对共同体的成员说︰「你是这里的亚伯拉罕」,任命以建设神国的全权。于是,我们高兴地领受,为他使役,虽然捱饥,仍是甘心。

确认张先生是不是真的基督的问题,令我迷惘。不过,张在亨牧师是基督的道理听得多,我陷入得更深。张在亨牧师的典型教导是︰” 跟随耶稣基督必须跟随到底”,”要背起十字架跟随耶稣基督”。于是,我的口说着”奉主耶稣的名字祷告”,一边想象着张在亨牧师,一边祈祷。


6.接受张在亨牧师配婚和成婚

不正当使用信用卡的事件数个月后,发生了成婚的事。有一位与我一起的金先生,他已成婚,而为我成婚的事说项了几次。他说,”因为DongJun传道已经使役了快一年,年纪也差不多,是成婚的时候。牧师先生会配合结婚对象,如果不中意对象,可以事先说好。不过,违背了牧师先生的心意的人,一般会被视为怪人。”如果人人都这样做,我就照做。我表示了我的决定。

2003年7月17日,举行” 第二届圣婚礼”。我们拂晓举举婚礼。当天,张在亨牧师因为要主持中国那边的婚礼,要马上出门。听说一共有120对新人挙行圣婚。张牧师为我匹配了在江陵使役的传教士Ryu・Sonha。我肯定性地回答说”阿门”Ryu・Sonha传教士也肯定地回应了”阿门”。

同时,参加了圣婚的全体男性使役者,都接受了牧师按手。于是,我听道和坚信后十个月,接受了牧师按手。Ryu・Sonha传道迁移到春川,与我在一起使役。

不过,张在亨牧师又委派我去首尔安提阿教会,要我在那里得力与役使。安提阿教会,是总会的核心教会,在那里当副牧师,叫我十分高兴。原来主任牧师是性红的女牧师,她与我是在同一届成婚的人,她的丈夫是金某牧师。圣婚仪式和传统婚礼没有不同,不过,是秘密进行的,不通知家族和熟人。当然,日后被人发现的时候,家人覚得有问题,可以再举行一次婚礼。再举行婚礼的也有人在。可是,对本人来说,这就是婚礼,马上过夫妻生活。并且,婚礼有一项授予”使徒戒指”仪式,授给结婚夫妇,意味着他们已经成为了再临基督的使徒。

7.平日当Crossmap公司营业职员,周末做安提阿教会副牧师

在公共同体里,我受都内部指派,做韩国Crossmap的营业员。平日是营业公司使役,周末摇身一变是个副牧师。张在亨牧师指示,要Crossmap建一个电子资料库,并且经营与公司相关的商务。
那时,我用互联网调查访问相关企业,与WordCPL总裁面谈。那位总栽有心传教,并且建立了互联网系统,他愿意建一个电子资料库,免费让Crossmap使用。于是Crossmap利用这个资料库做生意,并且可以用计算机做教会,传教和神学教学的事。后来,又把我从Crossmap调去Christiantody的广告部。我在Christiantody 使役了一相当的日子。

张在亨牧师认为,澳大利亚的南十字架神学院的毕业文凭不能发挥很大的影响力,计划为共同体一拨去弄个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颁的神学大学学位。于是与美国的朴牧师密切来往洽商这事。对我们来说,如果能拿到世界性认可的Fuller神学大学的毕业文凭的话,太兴奋了。后来,出了状况,没成功。张在亨牧师说,”为了肢体,我们将会在美国建立更出色的学校,自己颁发学位就行了”。美国伟仁大学由是设立。


8.统一教的《原理讲论》和张在亨牧师的”永恒福音”

当时是2004年,张在享与统一教关连的疑惑浮现出来,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的异端对策委员会进行了调查。因为我主要是在Christiantoday公司里当营业员,不能得知张在亨牧师向记者下达了怎样的指示。只能靠传闻得知大概。

张在亨牧师对内部说︰”统一教可定性为施洗约翰一类的人,与是挪亚放鸽子前的乌鸦一样”。”在云雾中,乌鸦和鸽子,看起来是相象。可是,乌鸦和鸽子是同型异质”。因此,我们必须更变得大,把统一教吸收过来。当时,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对张在亨牧师,要求”在报纸登载把统一教视为异端的广告”。不过,张牧师,那个不能办。可是,张在亨牧师的谎言说多了,马脚愈露出来。有几个人的辈干事告诉我,张在享向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发出了” 悔改书”。

这个时候,张在亨牧师指示,全部肢体不准单击想杀死我们的《新闻享受》(NewsNjoy)。可是,我好多次单击了《新闻享受》,阅读报道,产生了许多疑问。据报导,自1992年初始的时候,张在亨牧师仍做着统一教大学教授,在忠州和首尔之间每天往返,白天(中午)在大学授课,夜晚在首尔说教。初始时期的成员,据说是张在享在鲜文大学教授的时候,已依附张在亨牧师,在大学听张牧师的课。这些旧日往事,我后来才知道。而在共同体里的人,只有初始时期的成员才知道,加入得晚的人,都被隐瞒了张在享以前在统一教的经历。后来张在享辞去了大学教授,陷入严重的財政困难。他们借了点钱,在地下铁路站头经营自动贩卖糖果机,捱了一段日子,赚到钱,就开网吧,开万锐科公司。据闻赚了大钱。

疑问重重之下,継续追查张在享的过去。其实,当张在享参与出卖”卫理公会圣化神学院”的时候,他已经加入正统教会并接受了牧师按手,不过,一个在异端里头的人,如何能隐瞒事实,那么简单就受到正统教会接立为牧师?产生的疑问就更多。

此后,研究统一教,读了点《原理讲论》,发现了张在亨牧师所说的”永恒福音”相当部分与《原理讲论》相符。因此,从那个时候,我说服了Ryu・Sonha传教士。尽管如此,还是花了半年时间才能退会。感谢神,那是不可思议的事,是祂引导Ryu・Sonha传教士与懂得统一教的一位的阿姨遇上。起初她不明白我们的过去,亲密的交往后,那位阿姨听我们说到张在享牧师给肢体讲的道,和统一教文鲜明说的,太过相似了。根据她的指点,认清了张在亨错在那里,惊惶地从那个共同体退会。

9.张在亨牧师︰”我没说过自己是基督!”

我公开退会前数日,张在亨牧师去我家探访我。我对张在亨牧师说有多着的疑问,想到他可能会说,”我是基督,你还要到那里去呢?”想到生命可能要付很大代价。可是张先生却说,他没有说过自己是基督。他说了三小时左右就走了。上次退会的念头,因那个要领导42年的历史的思想作罢,这次,听了这番话之后,去意已决,我决定切断与那个共同体的关系。

如果他们是正统教会,决不应该滋生这样弥赛亚思想。犯得着我将张在享牧师的道理,连他自已也不敢公开对人说自己是弥赛亚的事揭露出来吗?

我保留着在这个共同体里学习过的全部资料。最近,圣灵引导,要我站出来澄清真相。神好像在我还蒙昧时,无意识地保存了这些数据,预备了我在今天,可以出作作证,为神做点事。感谢主。

最后,请为属于这个共同体的人的祈祷。他们的热情,没有人能比得上。但必须幇助他们把热情引入正道,否则后果堪虞。请本着神的慈心,帮助这些可怜的灵魂。2008年9月11日

(汉译︰中国耶青研究室,韩文水平所限,如有错译,请指正)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1 comment:

爱业星辰 said...

读了一遍那位韩国牧师的见证文,深有感触,虽然我在共同体时间不多,但是读完之后发现我所经历的和他所描述的之间相同和相似的地方简直太多了。

教义
某些里面提及的讲道录音我这还有,虽然可能是"净本",但是非常相似。第一次和羊羔见面,一般就是讲"撒种的比喻",(《天国的比喻》中的一个),我也被教导过那些是属肉体的想法,三个时期(发苗、抽穗、结实)的说法也听引导人提过。

用A4纸打感想的做法(称作QT,Quiet Thinking),我的后任引导人也做过。升天的比喻,被提的认识,这些都一致。

经济
没参与过,不清楚,不过我在一次透支过多担心不能及时偿还的时候,一位干事告诉我说张大卫牧师的信用卡也有不良记录,叫我别担心。而拖欠房租,那似乎是每个中心(center)常有的事。

网吧的事,他们曾很自豪地告诉我中国最早的网吧就是我们教会作为经济使役开的(似乎),我那时听了后觉得真厉害。

OU
我也是OU的网络学生,当初对这所学校什么都不了解,引导人又不肯告诉我,只是说如果不读,会象以扫轻看祝福那样,是很愚蠢的,自己把祝福给仍掉了。而且他们还告诉我这所学校的异象是要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我当时是深信不疑的。同时我自己对于神学的兴趣,早就很想系统地了解一下神学知识,于是给我提交了报名。可是在交学费的时候他们用了许多的这种理由,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他们只是为了让我付学费,而那些与其说是学费,不如说是为支持伟仁大学建设而凑集的资金(后来假称这是通过许多肢体的奉献),那段时间伟仁大学似乎需要一笔经费来进行学校的基础建设。那时我就想,如果实话告诉我说你们经济上有问题,那么也许我会愿意帮助的,但是这样欺骗肢体来弄取建设的经费,让我觉得很生气。

圣婚
这又是我一直以来担心的。这位牧师见证的,正和我的引导人现在面临的情况相似,她也被安得烈干事催促说年龄已经差不多,既应该要参加配婚了。我希望她还没有相信地太深。


"统一教可定性为施洗约翰一类的人",这句话我现在明白了。撒拉牧师曾在一篇道中说到Msn在出来开始我们的教会之前,先在教会里侍奉了20年!原来指的是统一教。撒拉牧师在道中极力渲染Msn的形象,现在听来,让人作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