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1, 2008

2008年中国耶青研究年终报告

2007年11月,”基督日报”事件被揭露后,形势急转直一,有惊人发展。本网站已紧贴追踪报导。总结一年的研究,将中国耶青事态发展作一简述。以上只

1. 香港”经济日报”专题首先报导”基督日报”三大问题。一、借香港葛福临布道会名义,向教会募款,有欺诈之嫌。二、基督日报与耶青同属张大卫共同体集团。三、张大卫牧师有统一教背景。耶青及基督日报否认这三点”指控。

2.香港基督日报顾问团要求基督日报就”基督日报与葛福临布道会之瓜葛。并且各地教会领袖及教会机构、包括胡志伟牧师,王永信牧师,及香港新兴教派研究中心等怀疑耶青及基督日报为异端等问题,需要澄清。基督日报遂邀请柯广辉律师召集一个由香港教牧领袖,神学家及信徒领袖组成的”独立调查团”。

3.据耶青及基督日报网站说,独立调查团于2008年初,委派当时仍为耶青及基督日报顾问之罗钖为牧师访问美国(可能是伟仁神学院及张大卫牧师)及王永信牧师,取得重要证据回来。独立调查团又委派罗钖为牧师,林以诺牧师等,在国内多处地点,联系并访问了多位证人,包括前耶青成员,获得重要”资料”。

4. 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前后发表两分报告,对国内耶青涉及异端教义,表示极度关注。随即,香港的耶青、基督日报、Crossmap顾问团集体辞呈。而基督日报同宣告,解散香港及世界各地顾问团。

5. 香港新兴宗教关注小组邀请国内前耶青成员”Esther”去香港公开作证。耶青否认”Esther”为耶青前成员,并遭人洗脑。

6. 本站在国内遭袭击及屏障,增设二站、三站及四站以图突围。

7. 北京市海淀堂发表针对耶青的声明。

8. 韩基总异端对策委员会委员长及成员访问香港基督日报独立调查团,并向独立调查团发函澄清,韩基总从未认为张大卫已澄清其统一教关系的嫌疑。韩基总随即再次启动对张大卫的异端关连的调查。韩基总异端对策委员的成员召开记者会,并且有前张大卫教派的牧师出席,证述教派内之张大卫再来主信仰。

9. 北加州韩裔教会总会联合会组成张大卫神学调查团,邀请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成员往美国交流。该神学调查团发表的资料显示,张大卫教派在美国早期的书刊,已有类似统一教的异端教义成份。

10.香港建道神学院副院长滕张佳音博士著作”耶青在中国”出版。全文贴在香港时代论坛网站,遭到黑客袭击,网站瘫痪数天。

至今,所谓”中国耶青现象” 尘埃已落定,其邪教及异端之原型毕露。国内张大卫共同体的校园专教团体及各网站却已改辕易辙,转换名称,以图掩人耳目,浑水摸鱼。众教会要小心,勿再受其蒙蔽。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Wednesday, December 24, 2008

韩基总应各地韩国教会要求三度调查张大卫

韓国最新報道

韓国基督教総連合会、因应世界各地韩国教会及教牧之要求

11月29日授权異端対策委員
对張在亨牧師異端疑惑調査

『美囯基督徒日报』2008年12月3日報道

韓国基督教総連合会(會長楊善勇)正式獲任授權,對張在亨牧師的異端疑惑再次調査。

韩基总异端对策委员会(主席李龙)于11月29日星期六早上7点会议上,經审议后,设立调查委员会,其成员由调查委员会自行裁量決定。

韩基总异端委员会的決定,是因应最近大韩耶稣教长老会(合神)(总会长李成银),澳大利亚韩国基督教會总联合会的牧师团(主席KIDOKU)的要求,请交总联合会正式调查张在亨,並制定一个正式的调查程序。在此之前,在香港的韩国基督教传教团体已组织一独立调查团,进行研究,並通知韩基总,已連合众韩国的长老教会,组成委员会,研究此邪教活动,而研究已经开始。

Thursday, December 4, 2008

圣旦将临,慎防Jubilee活动

转载耶青情报
2008-12-04 17:21:30

圣旦将临,耶青的一条手臂—Jubilee Mission,藉音乐事工,到各教会以
合作刅圣旦音乐会或布道会为名,混入教会。耶青这一招偷羊手法,北京市海淀
堂曾中计,后来才发现。

Jubilee的音乐产品,如音乐或诗歌光盘,包裝美观,正向各基督教书店促銷。
己在广州,成都等几个大城市发现。信徒和教会要小心勿乱买,以免支持了异端
的传教活动。如在什么地方看见,请向店主通报一下,或发个电邮给我们。

Friday, November 14, 2008

通报︰耶青易容变身

转载自"耶青情报"


最近,由于耶青的真相漸漸露出來,各方面对耶青都看得很緊。韩基总对张大卫的调查令耶青沒法再拿韩基总作护身符,美国的韩裔教会也不放过耶青。香港有一本叫"揭开迷雾 "的新书,由建道神学院副院长写的,对耶青的资料列得很详细,耶青不能反驳,加上在日本、韩国和香港向教会领袖所兴的诉讼,惹起極大的反感,耶青活动的空间愈来愈小。在国內,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对耶青已有戒心,他们只能改轅易辙 ,利用新名字来不明袖裡的人受到迷惑︰

以下是他们的新名字︰

福青(中国福音青年会)=耶青=ACM

福音时报=福音时代

基督网=基督时代=天梯=Crossmap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Friday, October 3, 2008

重要︰韩基总对张大卫在统一教会的经历再调查报告

译自”美国Christiantoday”2008年7月16日︰

关于张在亨牧师统一教会相关问题再调查报告全文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异端委员会向本报供稿)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CCK)
有关张在亨牧师统一教会关联问题的再调查报告


(CCK异端对策委员会三位成员,左起朴形泽、崔三更,陈勇植,于CCK报告会上。照片来源︰韩国"荒野之声"。)


收信:韩基总异端対策委员长
发信:张在亨牧师再调査委员长
题目:张在亨牧师(大韩基督教长老会国际合同福音总会)再调査一事

祈求神祝福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的发展和韩国教会连合的运动。受托于异端对策委员会对张在亨牧师再调査案件作出如下通报。


调查方针和方法

1. 调査方针

在韩基总异端対策委员会这方面,在对张在亨牧师统一教会的相关问题的第一次调查中存在了没能彻底调查清楚的内容,而在委员会第15-3、4次会议(2004年11月30日)中,(最初是至2004年9月底为止,第二次是至2004年12月底之前),要求他(张在亨)刊登新闻广告,声明︰(1)统一教会为何是异端(2)从统一教会退会的经过(3)对统一教会今后的具体应对措施等内容。然而,这些要求却遭到拒绝,所以被迫要求进行第二次调查,包括针对第一次调查中未能彻查的部分,与统一教会相关问题的是非,现在是否仍秉持着统一教信仰来进行活动等问题进行调查。

2.调査方法

(1)由调查委员收集各种资料
(2)征求提供书面质疑和证据资料
(3)与当事人面谈

调查过程和调查结果

1.调査过程

(1)书面质疑和答辩书的衡量及及对所提供的资料的调查

(一)第一次的质疑书经由韩基总送达,但只有由大韩基督教长老会合同福音对异端分辨対策委员会交回的答辩书,而欠了张在亨牧师本人提供的解释和资料,

(二)韩基总送达第二次质疑书后,但张在享本人仍没有作答辩书,还是由合福总会回复,仅只是在合福总会的复函上签名了事。

(三)最后一份质疑书由韩基总直接送至其本人的电子邮箱,但对这个邮件的答辩书却送到了调查委员长手里的。

(2)各种收集到的资料的讨论、答辩书以及面谈时的解释之比较

(3)针对面谈时的问题和回答进行调查(两次面谈2004年3月30日、5月2日、于光和盐教会进行)



2.调査结果

(1)未能解开疑惑的地方

(一)牧师按手问题

张在亨牧师称是在1997年6月9日受按立牧师的,但早在1992年10月基督教大韩监理会(福音)总会创立礼拜上,张在亨牧师已经名列在程序表上为主礼人,并刊登其职位为牧师。那个创立礼拝的说教者是张承浩牧师(大韩基督教长老会合同福音总会长、大韩基督教福音宣教协会总会长),但他是长老教会的牧师却为卫理会的创立而说教,祈祷和祝福的又是基督教大韩监理会(保守派)的人。

张承浩牧师本人曾向某教会的报纸提供了资料,证明”自己没有给与过张在亨牧师按手”。可是,其后张承浩牧师三番四次更改说法,说过张在亨牧师也是在1992年10月接受他的牧师按手,后来又把日期变更为1997年。这些说法都被认为是不足以信赖的临时拼凑的证言。

(二)关于张在享以前在统一教会的经历无法理解的地方:对统一教会以前经历的否认

张在亨牧师出身于1975年2月在奨忠体育馆举行的统一教会联合圣婚仪式,他是1800对配婚中的一员,历任新村学舍长,师范大学巡回传道団団长,国际基督学生联合会事务局长、鲜文大学教授、设立鲜文大学有功者等等,从第三者角度看来都是证明他和统一教会的关系的明确证据,但其本人却坚称虽然与统一教有关系,但没有入信统一教会,反而是救出了许多统一教会的信徒,而且还解释说以当时的状况来说,对统一教会只不过是当作一种神学思想而抱有关心。但是不管其怎样狡辩,现在的证据已经证明了他就是统一教会的信徒这个事实。

(三)统一教会虽然在《鲜文大学30年史》等几本典籍中把张在亨牧师表记在”建立鲜文大学的功劳榜”上,但针对这一点,却从没有任何解释和发出过任何说明邮件的事实。

(四)脱离统一教会的经过和理由十分暧昧,有并不清楚的地方。
何时?并以什么的理由脱离统一教会?以怎样的方法脱离教会?以上种种均为不明不白。而且,没有脱离统一教会后的声明,也没有退会动机的记录等事实。

(五)没有证据显示,他像其它脱离统一教会的人一样,对统一教会同仇敌忾,宣言统一教会为异端等行动的事实。

(六)一边厢,坚称从统一教会解救了数百人出来,另一边厢,在要求他提供人证时,以证人的安全为由拒绝的事实。

(七)当要求其自身认定统一教会为异端,并在新闻报纸上公布统一教会的真相和自己的立场时,以将对宣教造成障碍为由予以拒绝的事实

当提出如果本人不能在新闻上出面的话,由代表张在亨牧师发言和立场的调查员代替他出面声明的建议,也遭予以拒绝的事实。



(2) 调查委员在调查过程中的所感

通过收集的资料和提出的答辩书及面谈时对于询问的回答,对张在享的疑惑连一个都未能解决。倒不如说,反倒使疑惑加深。不仅如此,使我们对当事人的解释的可信性越发感到怀疑。调查员并不是旨在定张在亨牧师的罪,而是为了解决疑惑而要求明快的说明,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当事人根据状况而改变解释的情况较多。

因此,因为没有了继续调查的理由,所以决定调查告一段落,就这样进行报告。

(3) 调查员的综合意见

以所搜集的资料,退会人员所提出而的资料和信息(为了保证退会者人身安全,恕不能明言其身份)以及与张在亨牧师面谈的结果为依据,不仅在韩基总异端委员会内部进行阐明解释,更在异端对策委员会的全体会议通过决议,提出如下解决方案:当事人在报纸上说明自己脱离统一教会的原委和认为统一教会是异端的教理依据,还要表明自己的立场。

2005年8月24日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异端对策委员会
张在亨牧师再调查委员会
委员长:朴形泽牧师
调査委员:崔三更牧师、陈勇植牧师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Tuesday, September 30, 2008

Hin在时代论壇发表对耶青和基督日报的质疑

(按︰网友Hin在时代论壇就近日发生与耶青和基督日报有关的聚会和爭议,以英文发表意见。以下为中国耶青研究员翻译)

网友Hin在时代论坛发表对耶青和基督日报的质疑

YD 和基督日报继续以他们的报导和回应误报误导公众。

他们刻意用以下的说话去贬抑该聚会(“拨开迷雾见真相”讲座)︰

引自基督日报︰”26日晚与5月25日题为「异常积极?极端热心的背后…」的聚会形式大致相同,但参加人数明显减少,未知是否与新兴宗教关注小组已被起诉的消息传出有关。"

但根据525的记录和报导︰

"新兴宗教关注小组主办、短宣中心协办的「异常积极.极端热心的背后」聚会,已于五月廿五日假宣道会北角堂举行,有逾一百五十人参加。"

而对926聚会的报导如下︰

"拨开迷雾见真相──基督日报与耶青事件探讨」暨新书发布会已于九月廿六日下午七时三十分假宣道会北角堂真理楼礼堂举行..........约逾一百人参加。"

我不以为聚会的出席人数象他们所说那么差劲。根本不以为参加人数的多少是由于有法律诉讼的缘故。他们只是用他们的报导去贬底那个聚会,并且妄自下了结论,试图表示他们是有理的一方。

请看基督日报另一个报导︰

"代表耶稣青年会及《基督日报》的律师行派专人到场将法庭颁受的状令交予新兴宗教关注小组负责人杨子聪,对方选择拒绝收件,但法律效用依然。聚会途中因此事扰攘了一番,当事人竟以「报警」要挟法务人员,使未知情的参加者感到颇为疑惑"

又看看“时代论坛”怎样说︰

"在九月廿六日当晚聚会开始前约十五分钟,《基督日报》同工连同一名自称律师楼职员的女子到场要求新兴宗教关注小组召集人杨子聪收下法庭传票,唯大会表示现场为私人地方,且不宜在这聚会场合收取文件,着该名女子另约时间处理。及后聚会如常进行,至聚会接近最后的环节,由杨子聪简介新书时,一名女子从会众席间走到台前把一个公文袋放下,示意杨子聪接收后离场,大会人员见状迅速上前查问,该女子自称为律师楼职员,但却未能出示任何身分证明,大会人员以不会收取不明来历的文件而把公文袋交还该女子,女子事后离去。整个聚会期间,未有任何人士在场内叫嚷作出骚扰。"

我们能看到明显的不同之处吗?在聚会前,一位女子已经试图呈交文件,而在场的人员已经告诉她不宜那样做,然后他们着另一位女子混在会众之中,等候合适机会走到前面,再次呈交文件。如果他们真的要谈“法律”程序,我不认为那种做法是“合法”的,因为那位职员不能证明其身份。

我们看见,基督日报的报导方式,不能达到新闻报导的基本要求。我想读者能很容易就看得出分野。

现在,让我们转去看看耶青的特别调团,其中一个例子是︰

"王牧师自此对《基督日报》大大改观,不顾《基督日报》只采访报导正统福音信仰教会的消息之一贯作风,先后无谓遄测《基督日报》与东方闪电及韩国异端拯救派(呼喊派)有关;"

在另一处,他们如此报导,说︰

"这几天香港每天跟我通电话, 因为有一个异端出来, 叫什么)耶稣青年会, 很危险, 这个Young Disciples of Jesus.香港每天有很多的电话来, 很多牧师和传道人不小心还一同赞成他们。所以我们要持守神的真道。在中国大陆也有不少的异端出来, 好像东方闪电这样的东西, 所以大家要非常小心。"

王牧师有没有把耶青和东方闪有关吗? 我不以为然。正如他们指控别人错误地指控他们,他们正正是错误地指控他人,捏造事实,缺乏实在证据。他们的报告中很多结论都是纯属推测和主观论继。

此外,无论他们多努力地去做,我们可以看见真相正在显露出来,所以教会都拔掉与基督日报的接连,并且自四月至今,他们从前的顾问团,连一位也拉不回来。

不要忘记他们在香港葛福临布道会前,是如何处理募款的。不要忘记他们如错误报导了与王永信牧师会面的结果。不要忘记他们如何否认525聚会的见证人是耶青成员(这次,他们会不会也否认王佳英是耶青成员呢?这次,他们没有这样做。这件事给我们说明了什么?)

耶青和基督日报不住的说,异端的教导不是他们说的,而是那些成员自己说的。再一次,令人觉得耐人寻味。证人的证言,不能因为辩方的否认就能推翻。我们要看捏造假见证(如果真是假的)的动机,需要看看见证人的诚信,需要看看证言是否前后一致,需要看看证人们的证言是否一致,也要看看证人们的关系……不能以简单一个否认就能下结论那么简单。


如果有人指控我说了些什么话。我说没有说过,我就能摆平了事情吗?还沒有。


时代论坛网站受攻击,真是可疑(我不是下了任何结论)。入禀法院,控告杨氏现在开始了,我认为我们己经来到一个了结。那些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我认为我们需要为牵涉在内的人祷告,求主保护他们,并赐他们所需要的智慧。愿公众早日得知真相。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时代论壇报导︰耶青讲座在官司中順利进行

《基督日报》与耶青事件探讨
拨开迷雾见真相讲座顺利举行
(9月29日消息)


转贴"时代论坛"



【时代论坛讯】新兴宗教关注小组主办、香港教会更新运动、香港短宣中心及真证传播协办的「拨开迷雾见真相──基督日报与耶青事件探讨」暨新书发布会已于九月廿六日下午七时三十分假宣道会北角堂真理楼礼堂举行,内容包括前耶青信徒离教见证、建道神学院副教授滕张佳音博士分析耶青的谬误、香港教会更新总干事胡志伟牧师分享教牧该如何处理耶青问题、新兴宗教关注小组召集人杨子聪简介新书《拨开迷雾见真相──基督日报与耶青事件探讨》的内容,约逾一百人参加。


另一方面,据《苹果日报》报道,耶稣青年会于聚会举行前一日,即九月廿四日入禀法院控告新兴宗教关注小组及其负责人在五月廿五日举行的一个聚会上,以及在上述(九月廿六日)出版的一本新书中,对该会作出诽谤;为此耶稣青年会申请禁制令,并追讨赔偿。而在九月廿五日当晚聚会开始前约十五分钟,《基督日报》同工连同一名自称律师楼职员的女子到场要求新兴宗教关注小组召集人杨子聪收下法庭传票,唯大会表示现场为私人地方,且不宜在这聚会场合收取文件,着该名女子另约时间处理。及后聚会如常进行,至聚会接近最后的环节,由杨子聪简介新书时,一名女子从会众席间走到台前把一个公文袋放下,示意杨子聪接收后离场,大会人员见状迅速上前查问,该女子自称为律师楼职员,但却未能出示任何身分证明,大会人员以不会收取不明来历的文件而把公文袋交还该女子,女子事后离去。整个聚会期间,未有任何人士在场内叫嚷作出骚扰。

聚会原本邀得一位香港前耶稣青年会离教信徒王佳英亲身到场作见证,唯突然因事未能出席,但则预先把一段录音见证及其生活照交给大会作现场播放。王佳英在录音中指出,她六年前于中文大学就读一年级,由于当是考试压力大、生活空虚,曾祷告求神帮助,直至某天在校园遇上一位韩国传道人邀请加入耶青时,她便以为是神听了她祷告后差这人来帮她,于是便加入耶青,亦从没对该教会有所怀疑。


自此她每日都去教会听道,半年后便开始参与事奉,可是不久她的生活起了很大的变化,当中先后包括:教会要求她每天要实行「三三三」,即每日要有三小时祈祷、三小时听道、及三小时传道;要求她做《基督日报》的主编;教会教她用信用卡透支及向财务公司借贷的方式补贴教会的经济。王佳英指,由于她当时是学生,「三三三」模式根本令她完全不能兼顾学习,以至成绩退步,而因着借贷她要独力背负数万元的债务,并须找兼职来还债

在信仰上,她亦发现耶青在教导上有一些问题,包括:一、暗示耶青主任牧师张在亨就是再来的主;二、只有耶青才是唯一一个最认识神的教会。她指出圣经明确记载没有人知道耶稣何时再临,而她亦发觉自己的信仰生活完全不像其它教会信徒般得着喜乐,最后她在参加耶青一年后便决定离开这教会。


王佳英又透露,在是次聚会的前数天,曾有耶青的同工去找她,问她是否知道新兴宗教关注小组会办这聚会,又向她澄清教会从没说过张在亨是再临主,并相信十字架是成功的,不是失败等。


虽然王佳英现已离开了耶青,但当年的经历却对她带来很大的伤害。她表示自己这些年来曾尝试到其它不同教会聚会,期望能重新投入正常的信仰生活,但却发觉自己已对教会信心尽失,担心自己会否再次误信教导而堕入痛苦的困境中,这种不能磨灭的阴影至今仍未能让她得着正常的信仰生活。


其后大会又播放一段于二○○八年九月十一日,韩国CBS 电视台一段约三分钟的新闻报道片段,内容包括有当地前耶青信徒指出耶青的问题。有关报道员报道的内容指:「创立青年传教团耶稣青年会和基督教新闻报《Christiantoday》等的张在亨牧师在国内外基督教质疑他是异端的情况下,由于一位曾经告白张在亨牧师是再临主的人出现,而再引起一场风波。韩国基督教总会异端决策委员会催促韩国基督教总会(以下简称「韩基总」)对张在亨牧师重新调查和研究。……自称在张在亨牧师有关的教会受了牧师按立(受按立为牧师)和做了有关团体Christiantoday的广告局局长(即广告部主管)的李东俊(이동준,音译),最近召开了记者招待会,承认自己曾经告白张在亨牧师是『再来的基督』。」片段中,李东俊表说:「由于我因为断定了曾以为他是再临主的张在亨牧师有很严重的问题,所以便从那里脱离了。」


至于建道神学院副院长滕张佳音博士则以「张大卫共同体的信仰错谬」为题,简介耶青组织及其教义问题。而她在开始时则首先表示,如与会中有耶青及基督日报的人在当中,是十分欢迎的,因她的演说内容并非是针对信徒,而只在指出张在亨的信仰问题。


经过多翻搜集资料作分析研究后,滕张佳音指出耶青是张在亨(张大卫)所设立的「共同体」的其中一环,而共同体则在全球发展了「灵魂体」三个不同层次的机构:「灵」是与直接传教有关的,如耶青、CEF等;「魂」则是以文化音乐等事工作间接传教,如Christiantoday, Crossmap, Breath等;「体」则是没有传教作用,只是负担教会的经济开支,如伟仁公司、青岛食品厂制造巧克力豆,及在各地设置自动贩卖机等。


她特别指出近年香港不少教会都会从网上的Crossmap免费取得一些很美丽的图片制作投影片,不知不觉便对Crossmap产生好感,显示出耶青善用多媒体去影响文化,控制思想。

另一方面,她亦指耶青会鼓励信徒说谎,认为这可保护他们的教会、拓展神国;而张在亨改命为张大卫,是涉及他的其中一个信念,认为其教派蒙拣选的十四万四千人会恢复地上戴维王国的共同体。由于数据繁多,滕张佳音呼吁与会者可参考刚出版的新书。


此外,她亦分享到较早前应邀到加拿大讲道时,发觉当地华人教牧同工都对《基督日报》的同工都非常信任,其主要负责人一的施勇仲经常偕其妻子及婴孩参与当地的一些聚会,在当地教牧的心目中有着很好很纯正的形象,对香港教会对《基督日报》的看法可谓百思不得其解,并曾多翻询问她是否弄错了。然而期后当地教牧同工在继续了解后,开始明白个中因由,更曾亲身目睹当地《基督日报》同工出现前言不对后语的谎话情况。滕张佳音指,现在加拿大的教牧同工都对耶青及《基督日报》有较清晰的了解,并已认同及相信她所讲的了。


对于面对耶青及《基督日报》的出现,教会又该如何面对?香港教会更新总干事胡志伟牧师便指出, 教牧与信徒要提高警觉,而保罗说 :「不要参与暗昧无益的事,倒要把它揭露出来」(弗五11,《圣经新译本》),因此教牧要教导信徒以真理防备各类异端或秘密教派,把若干活跃的「非正统教派」信息贴于布告栏,或刊登于主日周刊内,以收阻吓作用。


他又指当有任何教派或组织要求信徒同住在一起,过着共同生活,断绝与外界正常的社交或关系,便须加倍提防。他指教会倡导的该是「唯独恩典」的福音,并非以律法辖制,这才是健康的教会生活。


其后由杨子聪简介由新兴宗教关注小组出版的新书《拨开迷雾见真相.基督日报与耶青事件探讨》 ,内容包括解构张大卫的共同体、共同体在香港的情况、《基督日报》及耶稣青年会事件簿、离教者见证及其所受的伤害、教会该如何处理这教派的事宜等、撰文者包括滕张佳音、胡志伟及杨子聪等,而三篇书序则由大使命中心王永信牧师、建道神学院院长梁家麟牧师及宣道会北角堂主任牧师萧寿华分别撰写,全书共二百四十四页。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时代论坛》报导”耶青在中国”遭黑客袭击瘫痪(更新)

《时代论坛》报导”耶青在中国”新书发布

遭黑客袭击瘫痪


转贴自”可圈可点”

http://www.upwill.org/a/run/Page/news/433


2008年9月27日 星期六

曾刊登《揭开迷雾见真相.基督日报与耶青事件探讨》新书部份资料的《时代论坛》网站,日前被黑客袭击致瘫痪,社长李锦洪讉责「网络暴力」,并明言将报警求助及公布黑客身份.


该报透过电邮发表声明如下:

「敬启者:

由于本报网站(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 )于香港时间九月廿六日(星期五)上午起,遭持续而有计划的大规模恶意攻击,无法正常运作。我们已向有关方面备案,追查来源,不排除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

现特将近两日本报上载于网站的文章(包括每日新闻、时代讲场,以及网上电台的连结),载于本电邮发放,以维持教会群体的网上信息流通。我们亦会尽力于短时间内恢复网站服务,使新一期的《时代论坛》网上版能正常服务。

谨此向受影响的读者致歉。恳请在祷告中记念,并代为将此电邮消息广传。顺祝 主恩常佑!

此致

贵读者

《时代论坛》谨启 二○○八年九月二十六日」



《时代论坛》9月29日

发表之严正声明


  本报网站(http://www.christiantimes.org.hk/)于香港时间九月二十六日(星期五)上午起,遭持续而有计划的大规模恶意网络攻击,无法正常运作。有关的网上攻击至九月二十九日(星期一)仍然持续。我们已向有关方面备案,追查来源,不排除采取进一步法律行动。


  在网站受攻击期间,为维持教会群体的网上信息流通,本报以电邮方式,向网站会员发放近两日上载于网站的文章(包括每日新闻、时代讲场,以及网上电台的连结)。此外,本报亦将最新一期(第1100期)的《时代论坛》网上版文字内容,以电邮发放予敝刊网上版订户。


  本报会尽力于短时间内使网站服务恢复正常。谨此向受影响的读者致歉,并多谢各界支持。恳请各主内肢体在祷告中继续记念。


《时代论坛》谨启

二○○八年九月二十九日


《时代论坛》社长李锦洪对《可圈可点》坦言,黑客袭击不单令读者失去阅读报章机会,更影响该报广告客户网站无法对外宣传,一日内他们已损失惨重.但他强调,对「幼稚」的网络攻击他「唔会惊」,反而令该报继续坚守持平报道教会新闻的原则.他称:「我们知道系主内肢体作出攻击,亦知系边个!」

为了基督的爱原故,李锦洪表示现时只向本港互联网协会备案,但若网络袭击继续持续,该报将会报警求助及公开黑客身份.他呼吁弟兄姊妹代祷称:「千祈不可给魔鬼留地步,一旦(魔鬼)入心,这会造成很大破坏、又污辱神!」



来信请写︰ydwatcher@gmail.com

Monday, September 22, 2008

北加州张大卫问题神学调查委员会发中期报告

“与《原理讲论》混合的乖谬教义”

证明张在享共同体是异端性的声明已拟就


北加州張大卫问題神学调查团在9月15日的会议上,对记者说︰"最终的调查报告具備确凿的证据,证明张在享的异端性,待咨询法律意见就就发表。”



图片说明︰北加州教会协会总联合会神学调查委员会所调查过的部份资料。张在享牧师设立的团体CMC(旧称CNC),和耶稣青年会前身Youth For Jesus 的名字,都印在教义材料的封面上,清楚可见。

图片来源︰美国 Christian Today

北加利福尼亚州(北加州)教会协会总联合会(会长Shinn·tefan牧师)神学调查委员会于9月15日(星期一)上午11点30分在Oakland举行会议,发表了对包括北美《基督日报》和韩国《Christiantoday》等的张在亨势力共同体的中期报告书。

以调查委员长崔博士为首用,联同11位委员的联名公布了该份报告书,并且附上证人的资料和证言︰包括曾参加过张在亨共同体而”私奔”美国的成员,两位美国出生的韩裔青年人的监护人的证言,香港独立调查团提供的20位中国”耶稣青年会”退会者的采访录音记录,并包括前几天在首尔发表过退会见证的i·DongJun先生的记者招待会内容等。

同时神学调查Che委员长发表了如下的神学意见︰"首先,从张在享的共同体的引导人取得各样的书刊和圣经讲义入手,研究结果所得,张在享的教义,与统一教的《原理讲论》的异端邪说揉合,而建构出其”乖谬”的神学观点。

据韩国韩基总异端对策委员会的代表牧师说,张在亨共同体不会将向初信者讲异端教义的道。待传教的对象愿意彻底献身,才教导自己的教义,到那个时候,加入了的人就不容易脱离。

圣荷西教会协会异端邪策委员会主席崔牧师及书记朴牧师两位报告︰曾与2名的基督日报的代表面谈两次,圣荷西教会协会要请张在亨亲自发表文件,批判统一教,但张在享牧师没法办到,而令这两次面谈不得要领。

北加州教会协会总联合会属下有八个教会协会,是该地区的教会联会,联合邀请了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的代表麦裕沛博士来美,出席10月5日的总结报告发布会。神学调查委员会正在赶工完成报告书。


美国Christian Today报导
http://christiantoday.us/sub_read.html?uid=13637&section=section1&section2=

汉译︰中国耶青研究室,韩文水平所限,如有错译,敬祈指正。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Sunday, September 21, 2008

重要︰前张大卫牧师教派牧师见证全文


"我告白了张在享牧师是基督﹗"

韩国前张大卫教派牧师见证全文



(韩国韩基总异端委员会四位牧师在2008年9月11日召开”张大卫问题新闻发布会”上, 前张大卫共同体的牧师i・DongJun︰向记者发表之证言。)


我是最受到韩国众教会所指责的,张在亨(大卫)牧师属下的教会接受牧师按手,当过牧师,并在势力共同体使役,包括Crossmap广告部营业员,Christiantody广告部经理,并担任过总会的安提阿长老会的副牧师。我名叫I・DongJun。我曾经给卷进”张在亨牧师再来临主”的漩涡中。我在判断中曾犯过严重的错误,归信了张在享,后来退会了。这次公幵作证,不是故意要毁损谁的名誉,或要讨伐什么仇敌。我首先明确声明,出席这次记者招待会,所说的句句属实,把我从韩国中的一个异端教派脱离了的事实,公诸于世。


1.参加张在亨牧师的教会的原委


2002年8月左右,我遭遇到家庭困难,加上各种各样的心理的困境。那时,在学校遇见了一位从俄罗斯暂时回国的传教士。她是金Shinae干事,她这样自我介绍了。她一边说不是向我传教,一边接近了我。我心里怀着个人的困难,原本不打算接受她邀请,却约定在傍晚见面,还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她。我以为跟她谈一次就算了,事情却不是这样。

那次约会她主要向我讲道,道的内容,是根据马太的福音书第13章出的”天国的比喻”,说到现在的教会教导”驾云再来的耶稣”是照字面解释,解作耶稣”腾云降世”。可是,据金Shinae干事解译,不是驾着如字面的”云”降临,那是”属肉体”的立场。同时,她告诉我天国的降临,是”道”的”种子”播在人心,经过︰发苗、长穗、结实时期的展开。这对我来说,是个的冲击。自此,每天去教会听道,那教会是张在亨牧师设立的许多的教会之一。后来才知道金shinae不是干事的本名,是张在亨牧师授予的”赐名”。在张在享共同体里使役的人,干事级以上的人是有特殊的地位,他们与一般肢体的分别是,是他们使用张在亨牧师赐的”别名”。一个人用几个别名的,大有人在。

2.参加培灵会一听张在亨牧师的录音道和其它的道

在教会里听”福音的道”,很有恩典。每天流着眼泪听道,不论是为自己的罪过难过,或是要为基督而活,眼泪没停过。在教会听了金干事讲了约半个月的道,也参加了教会培灵会听道。

教会在忠州的渡假村召开培灵会,第一次听到张在亨牧师讲”十字架的宝血”的道。归纳那篇讲道如下︰到最后基督的身份,必须得到为神使役的施洗约翰的证明,才可以受封。可是施洗约翰失败了,基督没有办法,只能亲自寻找了十二个门徒来代替施洗约翰。施洗约翰所收的门徒,本来必须与施洗约翰一起为基督使役。可是,施洗约翰的门徒人数增加了,变得傲慢,不考虑自己是为神使役的人,和耶稣堂兄的地位,却去追求别的东西。施洗约翰死了之后,集聚了的许多的门徒,就星散了。基督邀请了西门彼得(约翰的儿子西门)代替施洗约翰。彼得听从了耶稣,作了那个告白,确认了基督。

我被讲道所感召,催逼我”用我的口告白基督,让基督成为真正的王,和我的主,并使役于祂”。我一边听道一边哭了。在江原道三日两夜的培灵会的最后一天,许多肢体围绕着我祈祷。那时,我说起方言来。

培灵会之后,继续去教会听录音的道,一日听五个道,用A4纸打笔记,写所感,向金Shinae干事提交了。”终末论”的道,由金Shinae干事直接给我讲。她讲的那些终末要发生的事,包括︰”日月变黑,星星坠下”,指的是那些支撑着我们的知识和理念失掉了光,现在要靠神的光生活。同时,”升天”是什么意思?是用了水比喻堕落的世界,表示人们象纯粹的水蒸气一样地提升了。因此,”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实际上不是人被携上空中的举动,而是以象水蒸发那个意义被升上天上。


3.我告白了张在亨牧师是再临的基督

”终末论”的要点,是以利亚升了天,他的使命由施洗约翰承继。那么升天了的基督的使命,由谁来承继呢?我听到的道是这样说的,那位基督既驾云升天,就不再来临,而另有一位负上基督的使命的人会来。听到这里,我真的受到了冲击。在那一瞬间,我相信当时所学习的东西,是真的基督的教训。

我把”80个道”和”历史的道”(“终末论”、”时候与时期”,”新以色列”等道的总称) 全部听了之后,我坚信了。总结所听的道,全部圣经的启示指出再临主己经降临地上。再听启示录的”永恒的福音”的解释,这个道启示了基督是那一位?结论就是张在亨牧师。我那时,非常混乱了。我想,”那不是个韩国的异端教派团体吗?可是,听道的时候,觉得很有恩典,而且在培灵会还领受了说方言的恩赐。以前,我一直憎恨父母,可是,听道的时候,我觉得不再憎恶他们了。那时,我心里没有底,不能把这个教派断定为异端。

我反正也没有希望,心里仍稍微怀疑张先生是不是基督。不过,在教会里呆了一年,总也有打算确认这个信仰的意图。参加过不同地方的各种聚会后,确信的心胜过了怀疑。在一次聚会中,我终于在金Shinae干事面前告白张在亨牧师是再临的基督。

我以前参加过某教会聚会,还未受洗。那个教会的人们,生活没有见证。可是在这个教会听过道后,渴慕一生遵行神的旨意,走神的路,于是想接受洗礼,于是问金Shinae干事”怎样才能受洗?”可是金Shinae干事取笑我,说我”没好好地听道”而漠视了我的问题。在教会呆久了,方才明白,在这个教派里,圣灵与火的洗礼比水的洗礼更受重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认为根本不必受洗。后来我做了这个教会的牧师。其它教会的牧师都施洗,我这个长老会牧师一次也没给人施洗过。


4.在张在亨牧师属下教会使役和欺骗信用卡公司

我坚信后三个月,受任命在春川教会传教。翌年年头,在江原道教会里接受了会长的任命。在那里使役期间,发生了欺骗信用卡公司的问题。本来是小事一宗,不必大造文章。不过,我说的话句句属实,把这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说了出来,可以看出张在亨牧师教派内里的实际状况。

在我受会长之命,替教会办事的第二天早晨,收到江原道众教会的财务报告,通告重生教会拖欠租金,若不立刻缴付,姓金叫yunjon的传道人马上要搬出教堂。通告说,欠了350万元租金。我当时是没有职业,没有收入,自己也拖欠信用卡还款。我请问可以做些什么。所得的指示是︰那位姓金的女传道人,在张在亨牧师的”肢体”所经营的公司叫万锐科(Verecom)使役,公司负责她传教的开支。但是,万锐科有资金短绌的问题。但是万锐科可以用我和那个女传道的名义,申请信用卡,用信用卡的透支额,申请信贷以应急。要是不能偿还,就拉倒。

一共申请了两张信用卡,贷款额300万韩元,利息是16%,不过,据说一般客户的利息10%,比那个利率便宜得多。更可惊的事,是万锐科公司以不良动机弄到信用卡贷款后一个礼拜,没付租金。用电话联系,问个究竟,答复是︰”万锐科公司营运困难,把货款挪去暂时周转了”。那时,我才搞清楚,不只是万锐科撒谎,金Yunjon传道人也撒谎,说要赶紧付教会房租,事实上,万锐科把钱用来周转,女传道用了来缴付伟仁神学院(即Olivet University的前身OTCS)的注册费。后来得知,教会拖欠的房租没有350万元那么多,只是100万元左右。

我使役的教会拖欠了两个月房租,为此我有所询问︰”为解决教会拖欠的房租去贷款,付高利息,尚且可以说是必须的。不过,怎可能把这笔借来的钱为私人的事而用,去缴交学费?”。我那时已知道伟仁神学院是张在亨牧师设立的,在那里读书,能取得澳大利亚的南方十字架神学院(South Cross College)的学位。

听有些比我早加入张大卫教派的朋友说,南方十字架神学院校长权大卫牧师,想在韩国设立分校。权大卫牧师访问韩国期间,在位于瑞草洞的Christiantoday的房子里的教会与张在亨牧师会面,他看见有一群青年规规矩矩地听道,打笔记,把道全部记下来的场面。年轻人这么热情地聚会和听道教他大受感动,认为在这里设分校是个好主意,并委讬张在亨牧师当教授。于是,张在亨牧师设立了的伟仁神学院的学生,可以在SCC学习。

照我所知,身边的使役者大部分都没受过正式的神学教育。张在亨牧师利用SCC,把毕业文凭授予教派内的年轻牧师。可是,我知道的人们中,连我本人,没谁看见过有谁在SCC修读过课程。当然,权大卫牧师一次也没有听过张在亨牧师暗地里所教授过教义吧﹗可想而知,权大卫牧师并不知道张在亨牧师的再临主的问题。回到信用卡贷款的话题。主的”肢体”和为主使役的人,怎能撒这样的谎话?怎能这样利用别人呢?愈想就愈痛苦。于是,向像是我信心之母的金Shinae干事诉说感想。金Shinae干事说︰”你和那个丫头(指金Yunjon传道人)到底吃了什么?”她把我给吓了一跳。我本着单纯的心,好意幇忙那位女传道还教会的房租而负债。金Shinae干事却非常讨厌,说︰”分别善恶树的果实是性的堕落,男人恋慕女人的身体,女人恋慕男人的身体的事。”她说,首先要爱神,其次才爱人。

我给骂了一顿,立刻与万锐科联系。金yunjon传道说,缴交了神学院注册费后,余额会还给我,并约定日期。几天后,金yunjon干事却说,她主管的Jubilee Mission的房租也拖欠了,要钱借去还。正好有那笔欺骗信用卡公司得来的钱,就借用了。次日,又说︰”你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多困难,我们没有还钱给你的能力,算是奉献吧”我极不痛快地回答了”就那样做吧”。终于,用不良手法弄来的一笔信用卡贷款,就这样花光了。数日后,忠州教会的一位牧师前辈打电话来,用差不多听不到的声音说,没钱付教会房租,希望我无论如何替他弄点钱周转。我那张信用卡己刷到超过限额,我自己的房租三个月没付。我告诉他,实在没办法,就挂了线。

5分后,电话再响起,话筒那端说,在人是没有办法,但可以向神祈求,神有方法。钱可以从别的地方来。万锐科那张信用卡还可以利用来借些钱。他说,打电话向几家财务公司查询过,只要万锐科愿意付比别的客户更高的利息,就可以弄到另一张信用卡。而且,为救燃眉之急,只要付比一般客户更贵的手续费,万锐科可以申请另一张信用卡去抵偿我那张坏账信用卡的债项,办法是取消那张信用卡,从另一张卡的贷款额汇钱过去抵消欠款,扣除手续费要63万元,尚有余钱周转。我才明白为什么万锐科申请信用卡要付那么贵的利息。结果,钱借到了,款子挪了过去之后,那个牧师老是避开我。答应归还的日期过了几个月,也没还钱。后来看见那个牧师的汽车换了新的,那是刷我的卡弄来的,我心里非常不痛快。

终于,这个事情做成我被信用卡公司列为黑名单。我想,我仅有一点点钱,有钱不还信用卡也好。那样,我拿不到信用卡,别人就能再来向我借钱。不过,我们一边说”建设神的国”,一边做这种勾当,怎样去平衡呢?我苦苦地思量。


(上圖为I.Dong Jun獲发给的万銳科公司的名片)



5.对外面是一副嘴脸,对内是另一副嘴脸


张在亨牧师设立的诸团体,彻首彻尾是两副嘴脸,对内做一套,对外另一套。张在亨牧师教导我们,重建圣殿的事,追溯旧约圣经续编《马喀比书》,亚历山大大帝部下安提阿古伊比法尼统治耶路撒冷地域其间,污秽了殿。恢复圣殿的历史,必须经过”42年”,救主出现,治理神国,才告完成。42年是从马太福音基督的家谱算出来的,家谱从亚伯拉罕到基督14代,14代,14代那样分成三段记载,合共42代。本来耶稣在地上使役42年,神的国就建立了。可是,那些在前头为救主作准备的人,以施洗约翰为代表,却不迎接耶稣。终于,耶稣不被承,使役了三年后反被杀了。未竟的事工,做成未成就的历史。从这个圣经解释,张在亨牧师42岁的时候(1992年),是完成耶稣所不能成就的那尚未成就的历史的准备期。

为了信用卡的事,有打算退会的打算,有人听到到风声,派某干事来拉拢我说︰”金 Shinae干事是个怪人,她偶然说些不对的话”,要以大局为重,就小问题将就过去算了。我们必须领导历史,张在亨牧师在1992年开始开始了这个新历史,再过42年就竟功。他告诉我,如果不学取教训,努力建设神国,会象耶稣的时代一样,重演历史被中断的悲剧

此外,张大卫教派的说法是,当日基督教的初始者,是从犹太教分别出来的。所以,为神国作准备的人,也会从基督教分别出来。他们就是启示录中所记载的一个由14万4千人组成的新的团体。只有这14万4千人是神选立来参与建设神国的过程。我们相信,外面的人是属肉体的,我们是属灵的,外面的人会迫害我们,我们付上的代价,神会报答我们。

表面看来,他们好象彼此服侍,可是,道德水平极为低落。根据我的经验,共同体成员生活上的困难,可直归咎于张在享对金钱问题的看法。共同体把张在亨牧师称为基督,他是这个新的共同体之首。共同体告白了他是基督,接受他的讬付。他只是对共同体的成员说︰「你是这里的亚伯拉罕」,任命以建设神国的全权。于是,我们高兴地领受,为他使役,虽然捱饥,仍是甘心。

确认张先生是不是真的基督的问题,令我迷惘。不过,张在亨牧师是基督的道理听得多,我陷入得更深。张在亨牧师的典型教导是︰” 跟随耶稣基督必须跟随到底”,”要背起十字架跟随耶稣基督”。于是,我的口说着”奉主耶稣的名字祷告”,一边想象着张在亨牧师,一边祈祷。


6.接受张在亨牧师配婚和成婚

不正当使用信用卡的事件数个月后,发生了成婚的事。有一位与我一起的金先生,他已成婚,而为我成婚的事说项了几次。他说,”因为DongJun传道已经使役了快一年,年纪也差不多,是成婚的时候。牧师先生会配合结婚对象,如果不中意对象,可以事先说好。不过,违背了牧师先生的心意的人,一般会被视为怪人。”如果人人都这样做,我就照做。我表示了我的决定。

2003年7月17日,举行” 第二届圣婚礼”。我们拂晓举举婚礼。当天,张在亨牧师因为要主持中国那边的婚礼,要马上出门。听说一共有120对新人挙行圣婚。张牧师为我匹配了在江陵使役的传教士Ryu・Sonha。我肯定性地回答说”阿门”Ryu・Sonha传教士也肯定地回应了”阿门”。

同时,参加了圣婚的全体男性使役者,都接受了牧师按手。于是,我听道和坚信后十个月,接受了牧师按手。Ryu・Sonha传道迁移到春川,与我在一起使役。

不过,张在亨牧师又委派我去首尔安提阿教会,要我在那里得力与役使。安提阿教会,是总会的核心教会,在那里当副牧师,叫我十分高兴。原来主任牧师是性红的女牧师,她与我是在同一届成婚的人,她的丈夫是金某牧师。圣婚仪式和传统婚礼没有不同,不过,是秘密进行的,不通知家族和熟人。当然,日后被人发现的时候,家人覚得有问题,可以再举行一次婚礼。再举行婚礼的也有人在。可是,对本人来说,这就是婚礼,马上过夫妻生活。并且,婚礼有一项授予”使徒戒指”仪式,授给结婚夫妇,意味着他们已经成为了再临基督的使徒。

7.平日当Crossmap公司营业职员,周末做安提阿教会副牧师

在公共同体里,我受都内部指派,做韩国Crossmap的营业员。平日是营业公司使役,周末摇身一变是个副牧师。张在亨牧师指示,要Crossmap建一个电子资料库,并且经营与公司相关的商务。
那时,我用互联网调查访问相关企业,与WordCPL总裁面谈。那位总栽有心传教,并且建立了互联网系统,他愿意建一个电子资料库,免费让Crossmap使用。于是Crossmap利用这个资料库做生意,并且可以用计算机做教会,传教和神学教学的事。后来,又把我从Crossmap调去Christiantody的广告部。我在Christiantody 使役了一相当的日子。

张在亨牧师认为,澳大利亚的南十字架神学院的毕业文凭不能发挥很大的影响力,计划为共同体一拨去弄个富勒神学院(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颁的神学大学学位。于是与美国的朴牧师密切来往洽商这事。对我们来说,如果能拿到世界性认可的Fuller神学大学的毕业文凭的话,太兴奋了。后来,出了状况,没成功。张在亨牧师说,”为了肢体,我们将会在美国建立更出色的学校,自己颁发学位就行了”。美国伟仁大学由是设立。


8.统一教的《原理讲论》和张在亨牧师的”永恒福音”

当时是2004年,张在享与统一教关连的疑惑浮现出来,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的异端对策委员会进行了调查。因为我主要是在Christiantoday公司里当营业员,不能得知张在亨牧师向记者下达了怎样的指示。只能靠传闻得知大概。

张在亨牧师对内部说︰”统一教可定性为施洗约翰一类的人,与是挪亚放鸽子前的乌鸦一样”。”在云雾中,乌鸦和鸽子,看起来是相象。可是,乌鸦和鸽子是同型异质”。因此,我们必须更变得大,把统一教吸收过来。当时,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对张在亨牧师,要求”在报纸登载把统一教视为异端的广告”。不过,张牧师,那个不能办。可是,张在亨牧师的谎言说多了,马脚愈露出来。有几个人的辈干事告诉我,张在享向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发出了” 悔改书”。

这个时候,张在亨牧师指示,全部肢体不准单击想杀死我们的《新闻享受》(NewsNjoy)。可是,我好多次单击了《新闻享受》,阅读报道,产生了许多疑问。据报导,自1992年初始的时候,张在亨牧师仍做着统一教大学教授,在忠州和首尔之间每天往返,白天(中午)在大学授课,夜晚在首尔说教。初始时期的成员,据说是张在享在鲜文大学教授的时候,已依附张在亨牧师,在大学听张牧师的课。这些旧日往事,我后来才知道。而在共同体里的人,只有初始时期的成员才知道,加入得晚的人,都被隐瞒了张在享以前在统一教的经历。后来张在享辞去了大学教授,陷入严重的財政困难。他们借了点钱,在地下铁路站头经营自动贩卖糖果机,捱了一段日子,赚到钱,就开网吧,开万锐科公司。据闻赚了大钱。

疑问重重之下,継续追查张在享的过去。其实,当张在享参与出卖”卫理公会圣化神学院”的时候,他已经加入正统教会并接受了牧师按手,不过,一个在异端里头的人,如何能隐瞒事实,那么简单就受到正统教会接立为牧师?产生的疑问就更多。

此后,研究统一教,读了点《原理讲论》,发现了张在亨牧师所说的”永恒福音”相当部分与《原理讲论》相符。因此,从那个时候,我说服了Ryu・Sonha传教士。尽管如此,还是花了半年时间才能退会。感谢神,那是不可思议的事,是祂引导Ryu・Sonha传教士与懂得统一教的一位的阿姨遇上。起初她不明白我们的过去,亲密的交往后,那位阿姨听我们说到张在享牧师给肢体讲的道,和统一教文鲜明说的,太过相似了。根据她的指点,认清了张在亨错在那里,惊惶地从那个共同体退会。

9.张在亨牧师︰”我没说过自己是基督!”

我公开退会前数日,张在亨牧师去我家探访我。我对张在亨牧师说有多着的疑问,想到他可能会说,”我是基督,你还要到那里去呢?”想到生命可能要付很大代价。可是张先生却说,他没有说过自己是基督。他说了三小时左右就走了。上次退会的念头,因那个要领导42年的历史的思想作罢,这次,听了这番话之后,去意已决,我决定切断与那个共同体的关系。

如果他们是正统教会,决不应该滋生这样弥赛亚思想。犯得着我将张在享牧师的道理,连他自已也不敢公开对人说自己是弥赛亚的事揭露出来吗?

我保留着在这个共同体里学习过的全部资料。最近,圣灵引导,要我站出来澄清真相。神好像在我还蒙昧时,无意识地保存了这些数据,预备了我在今天,可以出作作证,为神做点事。感谢主。

最后,请为属于这个共同体的人的祈祷。他们的热情,没有人能比得上。但必须幇助他们把热情引入正道,否则后果堪虞。请本着神的慈心,帮助这些可怜的灵魂。2008年9月11日

(汉译︰中国耶青研究室,韩文水平所限,如有错译,请指正)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Friday, September 19, 2008

重要︰韩基总联异端委员会四位牧师对张大卫声明


“我们对张在享牧师的立场”


崔三卿牧师(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 异端问题相谈所长)
朴享泽牧师(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 异端対策専门委员、大韩耶稣教长老会合神教会异端问题相谈所长)
陈镛析(韩国基督教总连合会 异端対策委员会副委员长、韩国异端相谈所长)
崔勇基(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 异端対策委员会専门委员、大韩耶稣长老会高神教会基督教旁门研究所长、韩国长老教会总联合会异端相谈所长)

1. 张在亨1997年以前,很明显是统一教教友。他长时时间在统一教会活动,为统一教会核心机关工作。他曾声称”自己只是在与统一教会有关联的团体工作,因为不相信统一教会的教导,倒不如从统一教会退会”。不过,张先生的陈述完全不可靠。理由如下︰

(1)张先生接受统一教的配婚,表现了他对统一教有效忠的动机。张先生跟现任妻子,参与1800对夫妇的旨婚。不是统一教信徒不可能这样做。

(2)张先生在统一教会担任过大学生宿舍舍监,巡回布道团团长,鲜文大学教授等统一教会的要职。
(3)张先生自己说,在统一教会里,曾带领许多统一教(包括摄理教)信徒退会。不过,退会者必须在正统教会过健全的信仰生活,但退会名单中,一个人也没有参加过正统的教会。

(4)2004年和2005年,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调查了张先生与统一教会关连的问题的时候,要求张先在在所办的报纸上,刊登广告,声明统一教会是异端的事实和自己对统一教的立场。可是,从未履行这个要求。

(5)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在2005年对张先生再次调査的时候,查不到张先生与统一教会在1997年以后的事,不过,那个说法不是证明在1997年之前张先生与统一教会没有关系信徒,同时,也不是证明他没有异端的特性。事实上,根据张先生在2004年向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呈交的悔过书,很清楚的写明,张先生为他在1997年以前,”在统一教会的组织工作过,深表懊悔,并再次表示悔改”。

(6)统一教的《鲜文大学30年校史》中,收录了张在享牧师为替鲜文文大学立过大功的人。


2.张在亨受牧师按手礼的疑点很多。最初张先生向韩基总提交的履历上,写了1992年受牧师按手礼,不过,后来又说是1997年,从大韩耶稣教长老会国际合同福音会的张承浩牧受牧师按手礼,是为了避免在1992年时,仍当鲜文大学教授,却同时当了长老会牧师而有冲突所作的改动的痕迹。

3.张在享是耶稣青年会的领导人,是扩展至全世界(包括韩国,日本,澳洲,美国,香港)的基督徒日报(Christiantoday)和基督日的初始者。这些团体声称与张在亨无系,可是,耶稣青年会和基督徒日报却肩并肩地,为张在享出头,井拥护张在享。纵使耶稣青年会和Christiantody没有承认张在亨为其主脑,但在张在亨属下,设在美国的伟仁大学的神学部(OTCS)和新闻系(OCJ),介绍了与基督日报,Christiantoday的关系,列为其”伞下”的机构,可见,张在享与Christiantoday和基督日报是有实质上的关系。


4. 张在亨曾作过信仰告白,说自己没说过是再临主。不过,香港,中国,韩国等各地见证人,供出张先生用巧妙的方法,藉别人去教导人去相信他自己是再临主。他们那些证词,几乎完全相符。


5. 张在享在其教派内,用类似统一教的配婚仪式,在韩国、中国、香港等地举行圣婚。婚礼仪式是秘密的,连熟人亲人也不告知。成婚后,授以”使徒戒指”,除了统一教外,不可能找到做这样事情的理由。

6.我们提呈韩基总,对张在亨再次调查。


2008年9月11日


中国耶青研究员译(韩文水平所限,如有错译或硬译,请指正。)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胡志伟牧师论耶青︰拨开迷雾见真相


拨开迷雾见真相


胡志伟牧师
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

转载自香港教会网站


《基督日报》与「耶稣青年会」事件,扰攘一段日子之后;随着世界各地,特别是南韩与内地的「出走信徒」揭发真相的第一手资料,华人教牧大概对有关组织有所「定性」或一个合宜的判断。

类似「耶青」或相关组织,采用此种掩人耳目的传教手法,必会加增;这正好提醒教牧与信徒领袖要好好为教会把关,保护羊群,不让混进来的假先知与假教师有机可乘。教会人士务要留意,任何不明来历的团体或个人皆不会自我标韱为「异端」或「问题教派」,正因如此,它们必会想尽办法掩蔽真正身分,甚至以谎言来欺瞒,教牧或长执就要查证了解,在一切未明确之前,宁可选取谨慎而不要轻信,以免引狼入室。

正因为实用主义流行在教会里,教会中人惯于以成败论英雄,忽略了以圣经真理来看守群羊;笔者建议同道同工的牧养关注 : 要揭露、要躲开、要自由。


要揭露

这些假先知与假教师,不断转换身分,偷进教会来的,教牧与信徒要提高警觉,当发现陌生者或新来者有不寻常的举动,就要查探了解,对质澄清。时间是最好的考验,因为伪装信徒经一段时日之后,必显露其企图或用心所在。教牧不能任由假教师与假信徒在堂会内进行掠食,置群羊于危险之中。保罗的忠告 :「不要参与暗昧无益的事,倒要把它揭露出来」(弗五11,《圣经新译本》),教牧要教导信徒以真理防备各类异端或秘密教派,把若干活跃的「非正统教派」信息贴于布告栏,或刊登于主日周刊内,起一定的阻吓作用。


要躲开

彼得说得清楚 :「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地灭亡」(彼后二1)。保罗教导我们,这些人「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这等人你要躲开」(提后三5);「弟兄们,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罗十六17);「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弃绝他。」(多三10)教牧提醒信徒不要妄想能靠个人力量可助对方走出教派,这些屡劝不听的宜交由有经验与对该教派有研究的同工处理,才为合宜做法。


要自由

耶稣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八31-32)纯正信仰使人心灵得自由,任何时候信仰使人心灵失却自由,我们就要合理怀疑此等教导是否来自释放心灵的福音?当任何教派或组织要求信徒同住在一起,过着共同生活,断绝与外界正常的社交或关系,我们就要加倍提防。任何教会生活或事奉,使人失掉自由的,只能跟从大队的或在上指令的,我们同样要留意。上帝恩典从不强逼人的,圣灵工作使人心服口服地跟随主。

任何时候,教会倡导是「唯独恩典」的福音,并非以律法辖制,乃是尊重而非操控,才是健康的教会生活。教牧要不断教导信徒活在恩典的自由中,脱离律法的枷锁,不把次要的教导变成绝对真理,不把信徒置于教会领袖的权力操控里。

结语

九月廿六日(周五)晚上七时半假宣道会北角堂真理楼礼堂,举行「拨开迷雾见真相──《基督日报》与耶青事件探讨」暨新书发布会,笔者为分享讲员之一。教会须从是次事件学习功课,就让我们坚守真理,慎思明辨,并以真理揭露一切谎言,远离假教师与假信徒,活出福音的自由!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重要︰韩国张大卫教派牧师见证"再临基督"信仰







前张大卫教派牧师向公众证述该"再临基督”信仰



2008年9月11日,假首尔蓮池洞长老会妇女传道会中心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前张大卫教派(ACM)牧师证述他追随张大卫的过去,并曾告白张大卫牧师为”再临基督”。

I Dong-Jun 先生,31歲,为张在享牧师领导的大韩耶稣教长老会按立的牧师,向在场记者证述说加入张大卫教派的经过。证辞共八页。
起初,在2002年, 张大卫教派姓金传教士(Kim Sinei又名Hieran)向他传教,给他一对一讲道,授以"80福音书"及"历史的道",引导让他确信了张大卫为"再临基督",他要完成耶稣未竟之使命,在地上建立上帝的王国。

在2002年,这位前张大卫教派成员亲口告白了他对张大卫的信仰的三个月后,他给派到江原道春川的Bomune长老会使役,2003年7月17日,在第二屆"旨婚"中,接受张大卫配婚,与妻子成婚。
十个月后,受牧师按手礼,成为牧师,並分派到不同的张大卫组织里全时间使役,包括 Crossmap, Christiantoday, 及首尔的安提阿长老会。

他见证了在教派內,有关"42年历史"和"144000人"等的信仰。
至 2004年, 韩国传媒开始报导张大卫的统一教经历。他拿到一本文鲜明的"原理讲论"来研究,发现张大卫教派传的"永远的福音",与统一教极为类似。发现了张大卫过去在统一教(文鲜明教派)的生涯后、决意退出这个圈子。

在新闻发布会上,四位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CCK)的异端对策专家出席,支持了这位张大卫教派的脱会者。四位异端对策专家中,有三位曾在7月访问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调查张大卫的问题,并且获得从中国大陆而来的确凿证据。

这作前张大卫教派的脱会者,保存了大量的讲义和资料,並向这四位异端对策专家交出了一批确凿证据,供他们对这个异端作进一步研究。

-中国耶青研究员译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香港 《国度复兴报》就“基督日报”事件访问柯广辉律师


转帖自香港"国度复兴报"

原文发表日期︰ 2008-04-29

(耶青研究员按︰近日基督日报和耶青以猛烈的炮火轰擊香港基督日报事件调查团,並準備控诉召集人柯广輝律师。到底柯广辉律师等以什么態度对耶青作调查。一份流通世界各地的”国度复兴报”曾访问柯律师,对关心基督日报事件的人,提供了一些背景资料。)


【本报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自2007年12月成立起,经过逾三个月的调查工作,已于4月10日举行调查结果发布会,向在场一百多名教牧和机构同工公布结果。

报告指,耶稣青年会与伟仁大学同由张在亨牧师创立,并与《基督日报》同享异象,并在一定程度上分享共同的策略、人力、物力及其它资源。至于张在亨牧师与统一教的关系,报告指没有证据显示张在亨牧师现在仍然与统一教有关系,虽然他曾经与统一教有密切的关系。但调查团表示,不能排除耶稣青年会在中国内地提倡类似统一教教义的高度可能性,为此表示「强烈忧虑及高度关注」。

调查团召集人柯广辉律师在会上表示,调查团在4月先后两次接获由律师代表《基督日报》及耶稣青年会发出的法律信函,指控调查团诽谤。香港《基督日报》及耶稣青年会同日在发布会举行前,在网上发表文章,指调查团及其即将发表的报告书严重缺乏公信力。耶稣青年会晚上在网上发表另一篇文章,强力要求调查团公开声明道歉。

(B) 摘录以下摘录自4月10日发表的《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结果报告。

------------------

调查过程及结果︰

在有关的调查过程中,本调查团研究了多方的证据,包括但不限于《基督日报》与耶稣青年会提供的证据。基于耶稣青年会的背景,本调查团认为有必要展开中国内地的调查工作,并曾与多名在不同地域对耶稣青年会有认识的信徒(“知情的内地信徒”)、和多位相信是耶稣青年会的前成员(“前耶青成员”)多次接触。本调查团在完成研究所有证据及聆听所有证人的口供后,总体上对耶稣青年会代表提供的证据及证供的一致性及可信性极有保留。至于知情的内地信徒及前耶青成员提供的证据,本调查团一致认为它们是一致和可信的。本调查团就相关机构及/或人士的背景及信仰,作出以下的一致结论︰

1. 伟仁大学现拥有五个学院∶神学、音乐、传理、美术与设计、资讯科技,并透过这些学院与多个国际事工机构、包括但不限于《基督日报》和耶稣青年会建立密切的联系。据伟仁大学所述,耶稣青年会的“积极参与”促进了伟仁大学的急速发展;

2. 耶稣青年会及伟仁大学均由张在亨牧师创立,并与《基督日报》同享其异象,并在一定程度上分享共同的策略、人力、物力及其它的资源;及

3. 张在亨牧师曾经与统一教有密切的关系,但没有证据显示张在亨牧师现在仍然与统一教有关系。本调查团研究及比较所有证据及证供,再仔细听取知情的内地信徒及前耶青成员表述他们的亲身经历,然后对照各方就相关事件涉及的人物、发生的时间及脉络的陈述后,一致认为本调查团不能排除以下的高度可能性︰

1. 耶稣青年会在中国内地提倡类似统一教的教义,包括︰一、耶稣第一次降世是失败的;及二、他们的牧师(韩语称之为Muskanim,简称为Msn)是“再来的主”或“再来的基督”;及

2. 耶稣青年会在中国内地多处迅速发展及在多间主要大学建立据点,有组织、系统及策略地宣传以上教义,并且采取了权威式的管理方式。为此,本调查团一致表示强烈忧虑及高度关注。(完整报告刊登于http://www.enquirycommittee-ghi.org/)

(C) 事件经过

2007年11月中旬 教会、大众传媒开始关注《基督日报》的背景、信仰立场和操守等等,以及《基督日报》、耶稣青年会及张在亨(又名张大卫)牧师三者之间的关系。
2007年12月12日 《基督日报》的顾问,包括罗锡为牧师、林以诺牧师及梁廷益牧师,在《基督日报》同意下,委托柯广辉律师担任召集人,邀请教内领袖组成独立调查团。
2008年4月1日 《基督日报》宣布解散顾问团,八位教牧或信徒领袖同日发表声明辞去《基督日报》、耶稣青年会或Crossmap的顾问及董事职位。
2008年4月10日 独立调查团公布调查结果。
2008年4月11日 《基督日报》及耶稣青年会在网上发表文章反驳调查结果。
2008年4月15日 耶稣青年会宣布成立「捏造异端事件调查委员会」。

(D) 访问柯广辉律师

调查结果公布后,教内不少人仍存有多项疑问,本报向调查团召集人柯广辉律师澄清以下问题︰

记者︰《基督日报》于3月4日宣布解散调查团,调查团的合法性会受到影响吗?
柯广辉︰虽然调查团当日是在《基督日报》的要求下成立的,但本身是独立的自发性组织,与《基督日报》不存着任何关系,《基督日报》亦没有解散调查团的权力。

记者︰有些人质疑调查团没有对《基督日报》是否异端下结论,你有甚么回应?
柯广辉︰调查团的责任是将看得见的事实表达出来,事实必须基于可以被验证的资料,至于对事实的理解和诠释则由读者自行判断。

记者︰调查团以甚么作为达至结论的证据?
柯广辉︰我们参考不同来源的资料,从中筛选有质素、可以加以验证的资料作为证据。有关耶稣青年会在中国内地宣扬的信仰部分,我们派人亲身到内地访查重要人物,搜查一手资料。为了保护证人的安全,我们在报告书上没有列名身分,但调查团成员都检视过所有证据,他们是教内备受尊重的领袖。记者︰你认为调查团的结果有甚么价值?

柯广辉︰展开调查之前,坊间对《基督日报》的所有质疑都是传闻,没有证据支持或反对指控,大家都只有猜测。若然继续下去,只会带来分化,可能有人无辜被谣言中伤。经过调查,我们获得足够证据支持结论,希望教会高度关注耶稣青年会的发展。

(E) 评论

有些人认为调查报告没有解开迷团,希望调查团对《基督日报》是否异端作出清晰结论。虽然调查团表明以验证的客观手法处理事件,但不少信徒不愿花时间探讨分析,而寄望调查团负起「判断」的职责,反映出信徒的独立思维需要提升。在鼓吹多元化的后现代社会,新兴宗教层出不穷,对异端的界定也较以往模糊,信徒切勿停留在倚赖中世纪宗教法庭的思维。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Saturday, September 13, 2008

重要︰北加州韩国教会針对张大卫教派之声明




北加州的韩国教会发表针对"张大卫教派"的声明

我们决定断绝同Christianity Daily的关系,直至疑团消除。

8月11日,北加州韩国教会協會联合会(属下8个教会协会)在峡谷溪(Canyon Creek)韩国教堂举行其月会,与会委员们对下列问题的立场达成一致意见。

1.直到关于Christianity Daily的疑团被充分解开,我们将暂时拒绝向Christianity Daily提供支持,并且北加州韩国教会联会亦将对此事件展开独立的调查。我们是在考虑了王永信牧师/博士于7月17日在洛杉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后通过了这项决定。王博士作为发言人在将于8月28日至31日期间举行的2008年北加州使命大会中,陈述了他对于Christianity Daily创办人的神学有强烈怀疑,会上王博士还向其他教会领袖发出了警告。我们的这一决定亦是基于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 的发现和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韩基总)下属的异端对策委员会的委员们目前正在开展在此事件上独立的调查这一事实而作出的。

2.北加州韩国教会联会(属下共8个教会协会)在此申明,我们将继续进行我们的全面调查,以保障我协会的成员单位、成员教会及成员个人之福音派信仰;并协助他们维持正确和有判断力的基督徒生活。

3.此外,我们呼吁每一个教会和教会成员,如果那些弟兄姐妹已经真正悔改,并已从任何可疑的组织脱离而返回我们身边时,要用温暖的心来接纳他们,并协助这些同胞们在建好的教会中很好地安定下来。

2008年8月20日
(加州)旧金山半岛韩国教会联盟
(加州)圣何塞韩国教会联会
(加洲)索拉诺韩国教会联会
(加州)位于康特拉科斯塔县的教会联会
(加州)萨克拉门托韩国教会联会
(加州)东湾韩国教会联会
(加州)北湾韩国教会联会
(加州)蒙台梭利韩国教会联会

北加州韩国教会联会主席:SHIN, TAE HWAN牧师


原始来源:韩国基督教放送公社报导

注意:Christianity Daily与基督教邮报(Christianpost)、今日基督徒( Christiantoday)、以及基督日报(The Gospel Herald)同是张大卫的媒体。

译者︰爱业星辰
Statement
Decision to Hold back Relationship with Christianity Daily
Until the Suspicion is DissolvedNorthern California Korean Churches Association (8 Associations) held its monthly meeting at Canyon Creek Korean Church on August 11th and consequently the members have agreed to the following position on the matter.
1. Until all the suspicion about Christian Daily is clearly dissolved, we will temporarily hold back support to Christianity Daily, and the Northern California Korean Churches Association will conduct it own investigation in the matter. This decision was made in consideration of the press conference held in Los Angeles on July 17th by Rev. Dr. Thomas Wang (王永信), a speaker at upcoming 2008 Northern California Mission Conference to be held from August 28th to 31st, where Dr. Wang made a statement about strong theological suspicion he has on Christianity Daily’s founder and where Dr. Wang sent a warning to other church leaders. Our decision was also based on the findings of the Independent Enquiry Committee of Hong Kong and the fact that the Heretical Inquiry Consultation Committee members of the Christian Council of Korea (CCK) are currently conducting their own investigation in the matter.
2. Northern California Korean Churches Association (8 Associations) hereby affirms that we will proceed with our comprehensive research to protect the evangelical faith of all the member Associations, member churches and individual members within our organization; and to assist them in maintaining the righteous and sensible Christian life.
3. In addition, we would like to ask each church and members to accept those brothers and sisters with warmth if they truly repent and return to us from any suspicious organizations, and to assist those brethren to settle well within our established churches.
August 20, 2008
San Francisco Peninsula Korean Church Federation
San Jose Korean Church AssociationSolano Korean Church Association
Association of Churches in Contra Costa CountySacramento Korean Church
AssociationEast Bay Korean Church AssociationNorth Bay Korean Church
AssociationMonterey Korean Church Association
NORTHERN CALIFORNIA KOREAN CHURCHES ASSOCIATION
President: Rev. SHIN, TAE HWAN
christiannewsweek@hotmail.com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Friday, September 12, 2008

转帖︰谁遭迫害︰耶青还是向耶青说不的那一方

转帖自"耶青情报"
贴出日期︰2008-09-10 23:40:54



若留心耶青网站最近的言论,你会发现耶青最新的策略,是以受迫害者的姿態,博取美国敎会的同情。

迫害他们是对象包括︰

1.美国众华人教会。
2.美国的韩裔教会、韩文传媒及韩文基督教传媒。
3.澳洲的韩裔教会和韩文基督教媒体。
4.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CCK)、异端研究组织、及所有正统基督教传媒。
5.日本的救世军军校教官山谷真少佐,主流教会,异端研究组织、基督教傳媒及宗教研究期刊。
6.香港众教会,异端研究组织,主流报纸及基督教传媒。
7.国内以海淀堂为代表的三自教会。


为要让不知情者以为耶青是个由学生自发的传教组织,对外隐瞞了张大卫在统一教的过去,耶青与全球张大卫勢力公同体属下的传媒,互联网站、入门网站,财经报纸、音乐事业、跨国电子科技公司等的关系。並发表信仰告白,混入正统教会,试圖洗脫异端嫌疑。

这些蒙蔽人的技倆,已因耶青的內部文件「GA肢体安全手冊」给贴在网上而無所遁形,不用再说了。

而耶青提出,全球各大正统教会领袖,和异端研究专家,因為妒忌耶青的发展,並为了與张系传媒,包括日本的Christian Today, 和基督日报的商业競爭,捏造各样证据,迫害耶青。

一方面否之,另一方面,自2004年起,挟其海外强大的势力,包括跨国集团万锐科公司的财力,及中,英、韩、日等传媒的火力,并以法律讼诉为威吓,压止反对的声音。一般来说,基督徒讨论区,教会团体及传媒,均非商业团体,无财力、人力去应付耶青的法律行动,有些噤若寒蝉,或停止发表对耶青的质疑。 国內外曾遭耶青打庒过的网站和弱小的基督徒团体,可出来作证。

耶青藉其庞大的财力,先在日本把不畏财势威吓的山谷真带上法庭,展开漫长的法律诉讼。料山谷真凭一人之力,经不起这场旷日弛久的消耗战而就范。同时,韩国耶青消息传来,在香港又开另一战线,将会与「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打官司。那边厢,韩基总的异端对策委员会的主力崔三更牧师,曾多次接到耶青的律师信。最近,张大卫给请回韩国,接受异端对策研员会再次调查,张大卫无法洗脫其异端嫌疑。看来,崔三更牧师因继续参与韩基总对张大卫牧师的调查,将会受到法律诉讼的缠扰。

消息传来,韩国的"荒野之声"(Deulsori Times), News N Joy, 日本的"現代宗教月刊"(Monthly Modern Religion ),澳洲的"基督教评论报" Australian Christian Review, 及美国的"今日基督教"(正版的Christiantoday.US,非耶青冒名的Christian Today),均曾报导和揭露耶青的错谬,同时均告上法庭。

耶青动用如此庞大的财力,在日本、韩国、美国,澳州和香港兴讼,为了警告现已组成,并开始调查的美国韩裔教会和传媒发起的调查团。即是说,若该调查团查到有任何不利于耶青的消息,另一场官司亦会发生。据美国消息,美国的韩裔基督教協会已发布声明,终止與"Christianity Daily"关系,並对张大卫教派的异端嫌疑,展开探入调查。


由於认为耶青是异端的教会和教会领袖愈来愈多,包括正在对张大卫牧师再调查的韩基总(CCK),耶青的唯一对策,是以打官司来威嚇凡质疑他们为异端的正统教会及传媒。

历史里,曾有正统教会「迫害异端」的例子。异端之所以受到「迫害」,都是因为其「弱小」。看来,耶青来勢凶凶,既非弱者,更非善类。

耶青藉此全球性和多战线的诉讼,展示了其共同体在全球的強大力量。其跨国商业集团,有正统教会所无之鉅大资金,并能動员大量人力,去打撃异己。其国內外各弱小的基督徒讨论区及网站,包括本研究室,均受过威嚇。

耶青在短短十多年崛起,传入我国各省重点大学,並迅速展开全球性传教活動,並在世界各地建立跨国的商业集团及传媒勢力。其背后之财勢十分惊人,只有统一教会可以比擬。


那么,耶青的香港韩国教会联手「迫害」耶青的说法,却说明了一些事实。

香港和韩国的教会,从前并沒有在调查耶青的问題上合作过。自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报告发表后,韩国的传媒和基总的"异端对策委员会"先后访港,抓到了不利耶青的确实证据。这些針对耶青的异端调查,令正统教会不再受蒙骗和愚弄、被耶青视为"迫害"。

事实上,耶青不住以法律诉讼的威嚇,迫害凡向他们说不的人。

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香港新兴宗教关注小组出版批判耶青异端之新书

香港新兴宗教关注小组主办:

「拨开迷雾见真相 ﹣基督日报与耶青事件探讨」分享会
暨新书发布会

内容:
现身说法--前耶青见证人
耶青错谬--滕张佳音博士(建道神学院副教授)
教牧关注--胡志伟牧师(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
新书发布--杨子聪弟兄(新兴宗教关注小组召集人)
即场答问[即场特价销售新书《拨开迷雾见真相 ﹣基督日报与耶青事件探讨》]
日期:2008年 9月26日(五)7:30-9:30p.m.
地点:宣道会北角堂真理楼礼堂 (北角城市花园4-6座1楼,电话 ︰ 852-3156-2240 )
主办:新兴宗教关注小组CGNER
协办:香港教会更新运动、香港短宣中心、真证传播
对象:教牧人员、机构同工、神学工作者、神学生、长执等教会事奉人员
费用:自由奉献
报名:无须报名、名额有限、先到先得
查询:新兴宗教关注小组CGNER 电话:852- 8132-2841

Monday, September 1, 2008

对耶青的忠告︰写给那些入会晚的弟兄姐妹

写给那些入会晚的弟兄姐妹

转帖爱业星辰的耶青回忆录

http://hi.baidu.com/loveinchrist/blog/item/6ef8d8fd98b10884b801a0e9.html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们好!
即将开学了,我希望这篇见证能够对你们认识和警惕校园里的各个异端有所帮助。不仅是耶青,我相信许多具有一定组 织的异端已经开始为了这个学期的“钓鱼”工作做了充分的计划,他们可能正在你的周围蠢蠢欲动,商量着如何把你和和你一样似乎茫然若失但又追求真理的青年们 吸引进他们的圈子中。尤其是那些欣然于能够脱去一直以来的包袱,渴望着度过一个丰富的大学生涯的大一新生们,愿主特别地保守你们!

当你漫 步在校园中间,突然有人很和善地问你“对圣经感兴趣吗?”这时你应该知道,他们离你并不遥远。耶青和一些异端在校园里大肆地传教,似乎也波折到了一些正常 的校园团契,加上大陆青年本身对于基督教有着根深蒂固的偏见,许多问题便油然而生。我也矛盾于如何才能清楚地向你们这些对于信仰尚不太了解甚至有所抵触的 学弟学妹们陈述我的希冀。我无法断言这位和你打招呼的不是正统的传道人,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保持一颗不带有任何偏见的警惕的心,首先询问一下对方的情况, 弄清楚这位“传道人”的教会的派别。如果你对异端有所了解,你可以问下他们对于“耶青”、“马可楼”等团体的认识,看看他们是如何回答。

许 多异端会伪装自己,比如耶青在《内部调整方案》中就要求各地为自己的中心取一个名字,这个做法有企图掩盖“耶青”的名称之嫌。有些地方叫“某某教会”、“ 某某某教会”,背后实际是耶青,另有许多在耶青数月甚至更久时间的弟兄姐妹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在的教会叫作“耶稣青年会”。所以你要询问他们的名字,道的来 源,信仰告白等等,不要介意询问这些问题。

我在前文中提及耶青已经将学习方式改为了查经,并且在许多方面大刀阔斧地做了调整(见《内部调 整方案》),可以想见他们已经不再那么急于鼓励肢体的奉献和委身。因此他们可能会给予你更长期地关怀,形式上和一般团契表现得几乎无异,而这也就意味着你 可能会被更久地蒙在鼓里。对于这些入会晚的弟兄姐妹,他们不会提及教会以前发生的事,即便提及也已经是经过美化后的另一个版本的故事。耶青现在故作大方地 鼓励成员阅读各种属灵书籍,这与过去的做法大相径庭,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并且拿出许多似是而非的“证据”来反驳异端的指控,这些举动与其说是喊冤,更象是 对外使用的苦肉计,另一方面则为了坚固对教会已经产生动摇的成员的“信心”而对内做的宣传。

鉴于耶青的传教对象主要是大学生,所以我相信 这些提示应该尤为重要。如果你在耶青只呆过一年不到,你很可能一段时间后觉得我就象他们描述中的撒旦一样,你很可能会告白耶青教会是最棒的。引导人(现在 称为“组长”,同一般团契)会在祷告时为你哭,不仅对你的生活无微不至,而且还告诉你真理(耶青的一些道是很有恩典),这在世上简直难以想像!我的引导人 曾为我哭过四次,我至今仍不认为那是虚假的眼泪,只是在背后的背后有你不知道的动机,这种特别的爱将要把你带向一条不归路。

耶青《山上宝 训》的讲解,里面错误地教导了基督徒对待异端的态度(因为它自己是异端)。道里引用《使徒行传》第五章迦玛列的话“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恐怕 你们倒是攻击神了”,来教导羊羔(现在称为“慕道友”,同一般团契)对待异端应该要“交托给神,不可随便论断,如果是异端,神自己会派天使来审判”。一直 以来我都遵行着这个教导,但是后来我发现耶青的这段解经是存在问题的,基督徒的确不应该随便论断别人为异端,审判的权柄在神手中,但是把它曲解为对待异端 的态度,与圣经教导的相违背。

首先,珈玛列的话不是耶稣的话,他并不明白真理,无法为真理争辩,和基督徒面对异端根本是两回事。再引马唐纳的《新约圣经注释》,其中写到:“迦玛列的忠告没有显示他是基督徒,也不是支持基督徒的。那纯粹是世上智慧的话罢了。”(详参:《新约圣经注释》相关条目,http://www.cclw.net/Bible/xinyuezhushi/main.html

回 溯历史,在我加入的几年之前,耶青也曾受到过一段时期的质疑,尽管后来似乎是平息了。我估计在经过那段质疑的期间之后耶青就有意识地把这种对待异端态度的 解释深深种进羊羔的心里面,这样即便知道了自己教会是异端,也象他所听教导的那样“不要去判断,要交给神审判”,可惜这一条教导被耶青利用了。

一位主内姊妹介绍了《圣经》中基督徒对待异端的态度:

====引用====1. 对异端要尽力争辩,使真理得以彰显。

Act 15:1 有几个人从犹太下来,教训弟兄们说:“你们若不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不能得救。” Act 15:2 保罗、巴拿巴与他们大大地纷争辩论;

Jud 1:3 亲爱的弟兄啊,我想尽心写信给你们,论我们同得救恩的时候,就不得不写信劝你们,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地争辩。

2. 神的仆人要忠于神的话语。保罗是直接从神领受的启示,是绝对的真理。(我们都是神的仆人,所以有责任传讲神的话语)

Gal 1:8 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Gal 1:9 我们已经说了,现在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Gal 1:10 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 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
3. 辨明真理,使人归向真神,是信徒的责任。

Eph 4:11 他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
Eph 4:12 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Eph 4:13 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 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Eph 4:14 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

但是,要记住我们的责任是辨明真理,不能攻击人,要为在异端中被魔鬼蒙蔽的人祷告,求神怜悯。判断和审判人的权柄在神手中。任何人都没有审判别人的权柄。

====引用====对于这段教导,我盼望读者能够亲自到正统教会验证我所说的,而非仅听我的一念之词。

耶 青已经做出了许多改变,接触晚的弟兄姐妹可能会抵触网上的见证,因为自己从未亲自听说过,甚至不用多久,“引导人”这个称呼也会消失。当你正在对耶青产生 怀疑时,如果引导人用这样的话来反问你:“根据你自己曾接触过的东西来看,我们是不是异端呢?”要小心!这不代表没有问题,仅仅表明在他们让你看到的范围 之内在你看来没有问题,他们擅长于这样的反问,企图令羊羔深信自己教会的纯正,实际却对内隐瞒、对外撒谎,而现在入会的人,根本什么都不会知道。

我 还似乎记得多牧师曾在一篇讲道里几乎是叫喊着说“我们需要人!人!人!”的那个声调。耶青需要高素质的大学生来壮大自己,虽然美其名曰建立“神的国度”, 却是在利用学生单纯的心理榨取免费的劳力和无偿的衷心。耶青很清楚这些高素质的年轻人一旦经过主的改变变得不那么以自我为中心,并且团结起来后将会成为多 么大的一股力量。只是这些自以为正在建立神国的青年们却是在为一个假基督积累钱、权和势。

最后,盼望早已信主的弟兄姐妹能够在大学找到合适的团契,也盼望还没有信主的弟兄姐妹能够早日归信,愿主保守你们脱离异端设下的陷阱,那陷阱上虽摆放着诱人的蛋糕,但是一旦掉入其中,人心也会随着越变越黑。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Thursday, August 21, 2008

引导人和耶青——美好的回忆

引导人和耶青——美好的回忆

转贴自”爱业星辰的耶青回忆录” http://hi.baidu.com/loveinchrist/blog/item/beb8c7178a48c91e962b4336.html


我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不会忘记在耶青得到过的爱,尤其是我是在耶青里面信了主。现在我的看法也和其他离开耶青的人一样,我们赞许他们的牺牲精神,我们怀念在一起生活时的经历,我们肯定耶青的许多美好的方面,甚至我们仍然深爱着那些人,只是其中已经多了几分怜悯和惋惜。我现在所说的,也同样没有一句不是出于这份爱心,并且有神同证这份爱心是真实的。


曾经有许多让我放不下耶青的理由,其中之一,就是这个教会美好的一面,我们努力地奉献自己,我们为了一个很大的梦想而团结起来,这是让我们到哪里都值得自豪的,我也赞同引导人说的“像耶青这样的走十字架的道路的教会真的不多”。耶青是曾经牧养我的地方,我从未失去这份感恩。


同一些肢体们一样,离开耶青之后,我们没有放弃信仰,我们也相信自己已经得救,我之后与家庭教会的接触也稍稍证实了这点,许多内容和在耶青里面听到的一样,甚至在耶青,有过更多的感动。刚去家庭教会的时候,很在意与共同体的对比。也确实有点不适应,感觉很多人不如共同体的人敬畏,我也希望教会是那种相对敬畏的。有时回忆起来,耶青实在是太优秀了,但是时间长了就发现根源不太一样。很多共同体的人看了教堂和家庭教会那些问题,马上就轻易的认为自己比他们要优秀。但是不是哪个更好的问题,而是正确和错误的分别——耶青是个巨大的国际化异端组织。


HH干事啊,我靠着基督的爱劝你,不要如此地论断我。我惊异我所认识的你竟变化地那么快,你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耶青的人”,带着耶青特有的语气对我嘲讽。记得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没有成为干事,在我眼中,你是个充满爱心的姐妹,可如今事过境迁,你完全变了,变成一个为了组织的利益而对摆在你面前的事实和真理置若罔闻的人。


众多的证据,成员的见证,教界的反应,一切都指向我们的道有问题,包括你自己也当承认,解经上发生了严重的错误,而这是你们最不愿承认的,于是就编造很多很多理由。你说我的博客让你觉得“很搞笑”、“有点滑稽”,并且说我“没有水平来对YD点评”。是的,我不否认在圣经知识上我的水平是很低,所以我才努力寻找正统的资料加以左证,在每个细节都小心地查考是否真的出现了解经上的偏差。如果其中有不合圣经的解释,也欢迎你来指出,我会更改,如果不是,为何如此挖苦我?


你的逻辑也让我感到难以理解,每次提到重要的问题,你和安一样,要不是不回答,要不就是扯开话题,含糊其词,言语之间处处回避,当我问及《该隐和亚伯》这篇道时,你说谈这些东西让你觉得“很无聊”。我惊讶你居然如此地不看重事实,你做出了你的选择,留在耶青违心地生活,可是你要知道,我们信的不是别的,乃是神了。就是那曾创造宇宙沧海,鉴查你的一生,死后且有审判的神。他至今仍盼望你能够回归他的怀抱。


HH干事啊,我并没有像你说的“厌弃”、“数落”、“毁谤”、“攻击”共同体,这些词是撒旦希望强加到我身上的。我选择离开耶青,不是因为在耶青受到了什么伤害,而是确认了这是异端。为此,我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哪怕我真的要偿还些什么,也早已足够了。你问我有没有为耶青祷告过,我并没有,但我会的。可你也许不知道这个暑假一直以来唉声叹气的我,失眠了好几个晚上,除了为我自己未来的迷茫,也为了你认为我正在对其“愤怒”的耶青和耶青的那些弟兄姐妹。


你还不明白吗?并不是因为耶青一点点的缺点和不足,所以那么多牧师和团体来毁谤耶青,而是根基错了,哪怕再改头换面,本质也是一样。不要论断我有埋怨所以“攻击”耶青,是撒旦希望在我身上找到攻击我的把柄,好大做文章。我可以说,我在共同体很好地生活了,之所以没有得到“祝福”,不是因为我不够顺从,而是因为我不符合你们的要求;不是因为我在神面前多么的正直的一个人,而是我的正直正好指出了你们的问题。现在我也成了一个“背叛者”了,我猜想你们以后会这样对内对外描述我。你们也敢于把基督日报的顾问称作为“背叛者”,并对许多人冷嘲热讽,因为你们财大气粗。


撒旦的目的是要对付我,因为我说了对耶青不利的话(那是事实)。可是或许是顾及到你我之间的友谊,还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他想分裂你我之间的友谊,这样即便对付我,你也照样会为耶青工作而不会产生负面看法,并且会支持其做法。我们总在争论,并且经常遇到种种的问题,而他们给你的印象是那么的美好,正如你所说,像“麦香”一样。这是我所担心的。


从他们和你谈及的14代,以及去年听说你已经听过“历史的道”这些细节看来,他们已经开始引导你接受“永恒的福音”。记得上次圣诞节我提问144,000后出现冷场的场面吗?那是个敏感的词。你要处处小心。你听过的高层道远比我多,你也听过直播,要自己分辨。


安几次三番地催促你年龄差不多了,到结婚年龄了,不要相信他,尽管我肯定他的话比我好听的多。赶快成婚可能是为了免去他们对你在共同体的后顾之忧,这是对你的信心的最后考核(类似统一教的做法)。不要参加内部的圣婚,结婚以后哪怕知道共同体是错的也很难自己愿意出来了!从一些迹象看来,现在他们很可能在你结婚之前都不会让你挑战那个告白,除非在此之前你已经拥有那样的“信心”。


记得那篇《你便得了你的弟兄》的道吗?那是针对外界质疑耶青为异端时内部向成员的讲道。道里引用马太福音18:15“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来为耶青辩护并指责外面的人,为何不来找耶青等等。可是反观耶青,有没有照着自己指责别人的那样,去找别人带着所谓”和睦温柔“的心”指出他的错“来呢?不,而是将那些人都告上法庭。


在国外的民事诉讼,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要用很多钱和时间,那些大忙人为什么不怕打官司,仍要坚持说耶青是异端。你要明白一件事,那些调查团的成员,是义务的,以个人名义,参加这个临时的工作。他们没有一笔巨款用来打诉诸法律。耶青说要打官司,是希望吓走那些怕麻烦,也没有钱打官司的牧师。他们不像张大卫牧师,挟庞大的财力,去威吓那些向耶青发出良心之言的,无权无势无钱的肢体。


而且、圣经明明说,教内之事,不要告到不信主的官那里去。对内说一套,对外做一套,你想想吧。


为什么那些教会对耶青立场那么分明呢?因为这个团体实在太危险了,它利用大多数成员都不知情,甚至为它辩护,为它做工;而来关心的人,简直仿佛自找麻烦,被当作撒旦。看看美国著名的邪教“大卫教派”吧,很多信徒到最后都没有从它的那些错谬的教理中清醒过来,让人扼腕叹息。


你说我水平差,没资格谈论,你想想当外界说”耶青的人年龄太小,还不适合传教“时,那些干事是怎么反驳,甚至讽刺那些人的吧!你如果觉得我没资格谈,那么是不是那些现在仍然活跃于各大高校的在我以后加入的传道人们都应该收拾起讲道本,不适合再讲耶青的那些道了呢?


HH干事啊,如果我们在谈论一些世俗的道理,我并不是能言善辩的人;但是如果我们在谈论公义、良善、信实,如果我们在谈论这些东西,我却要大大地呼喊,并且你也当听!因为这不是藉着我自己,乃是藉着神丰盛的恩典和慈爱,这爱远超过人所能及,也并非一个共同体所能涵盖的。


我知道你如果要离开耶青的话,就和其他现在委身耶青的许多人一样,很难作出抉择。你把妹妹也带进来了,基于他们对你付出的爱心,也不忍马上与之决裂,又带了那么多人加入耶青,如果他们知道后觉得你”骗“了他们,又会如何?对爸爸妈妈,又要如何解释?


是的,这些我都想过,但是你要明白,耶青绝对是个异端。认识统一教和张大卫的背景后,我知道如果我呆在耶青,可能会变得多么富足,但我舍了,希望你也能够撇下。要当心,因为愈靠近耶青权力的核心,就愈黑暗。


为什么你们受到所谓”敌视“呢?你们对内解释说因为其他教会嫉妒你们的发展。的确和你们发展的大有关,但是不是嫉妒你们,而是这样背后有不良动机的庞大组织,发展起来,不知会怎样。看看统一教吧,前车之鉴。


我在耶青良心上也过得去,我曾是如何倒空,献上以撒的,你们也可以做见证。你说,耶青什么时候伤害过我了,要我攻击耶青。为什么你因为要为耶青辩护,就可以来毁谤我?耶青是异端,即便如此,我也不会“攻击”别人,我很同意你说的“对思想要严厉,对人要温柔 ”,我说的都是出于事实和良心,绝非带着诡诈的心思去“攻击”。


我一直没有忘记感谢耶青和引导人,你们使我信主;同样,我宁愿或者象个冷血的不顾旧情的人吧,也要为了神的义把它揭露出来。我感谢神,是他让我终于认清自己的原本以为最美好最有爱的教会,如果没有那样,我可能现在早已委身于耶青中而难以脱离,无法脱离的原因不是因为不可,而是不舍。但对神的爱让我意识到我不能作壁上观,一方面我对耶青怀有历史性的感谢,另一方面,我担心耶青将对中国基督教乃至整个社会带来前所未有的危害。


HH干事哪,我多次说了,可你不听。我仿佛能够想像过去的先知们曾在城门口、城门洞里的呼喊。我仍然劝你,千万不要轻信他们,撒旦总是装作光明的天使。不要再为这个你自己都不完全了解的组织辩护了,你有什么难处,相信并告诉我吧,千万不要成为另一个蔚蔚干事。


安指示你要我把博客关闭,把写博客的时间放在读经祷告上。是的,我不放弃我的信仰,我会花更多的时间努力学习神的话语,也会为耶青祷告。我也很高兴我还有一个和我站在一边的朋友,就是我的神,也是他的话告诉我,作为一名基督徒,哪怕你曾经从这个教会得到过多么大的爱,但是如果它是异端,我不可让它欺骗神的儿女。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Wednesday, August 20, 2008

为耶青寻找答案

转帖自"耶青情报"
http://i.mop.com/Solafide/blog/2008/08/20/6755777.html



以下几个问题,谁找到答案,谁就可以破解耶青之谜。

1. 为什么香港那几位有名望的牧师,原本担任耶青、基督日报及Crossmap顾问,在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报告发表发,全体辞去与顾问,并表示不再与耶青有关组织来往?

2.为什么中国耶青一再否认基督日报,Crossmap, 福音时代、Jubilee Mission、万锐科、与伟仁神学院同属于一个共同体,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仍不相信?

3. 为什么曾任基督日报及耶青主席及会长的美国的王永信牧师,辞去所有与耶青有关一切职务后,呼吁全世界教会关注耶青的异端背景?

4. 为什么香港基督日报独立团,美国张大卫问题究明会、韩基总异端对策委员会、三自教教北京市海淀堂、日本基督教教团等,都不接受耶青的书面及口头的信仰告白,仍认为有异端成份,而继续高度关注及调查报之?

5. 耶青如何确定,在国内各地‧身份获保密,或在香港公开作证供的见证人,都非耶青成员,或受”洗脑”后发表”假证供”?

6. 为什么世界各地正统教会,包括耶青的发源地—韩国和中国的教会和基督教传媒,对耶青和张大卫那么不信任?并不住发表不利于耶青的报导?

7. 为什么中国耶青极力否认之与张大卫牧师有关系,而正统教会仍然不相信?

8.为什麼前耶青成员确认K-notes为耶青的教导,为什么耶青仍矢口否认该份源自日本的文件的为笔录者的错误?

來信请寄︰
ydwatcher@gmail.com

Wednesday, August 13, 2008

韩国"淫乱教主"郑明析被判处6年徒刑

(中国耶青研究员按︰郑明析与张大卫自立门戶前,均曾为统一教教主文鮮明之得力助手。)

核心提示: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刑事26部12日对因涉嫌奸淫女信徒而被拘留起诉的国际基督教联合(JMS)教主郑明析判处有期徒刑6年。 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法庭宣告称:“郑明析对将自己视为唯一神的年轻女信徒进行数次奸淫,但对自己的罪行没有进行反省,犯罪程度极其恶劣。”

郑明析涉嫌于2006年4月逃亡在中国时,将女信徒带到自己的住处进行强奸等,在2001年至2006年将5名年轻女信徒叫到马来西亚和香港等地进行奸淫,因此被拘留起诉。

郑明析是以“给治疗”等谎话欺骗一些女信徒后进行奸淫。 法庭表示:“受害者陈述非常具体,而且郑明析也承认了接受受害者按摩,并一起躺在床上等事实,因此犯罪事实明确。”

在退出JMS的一些信徒状告郑明析的丑陋行径后,检察机关从2000年开始调查郑明析。因此,郑明析从2001年开始在国外逃亡7年。他在去年被中国警方逮捕后,于今年2月被强制遣送到韩国。

新华网2008年8月13日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源自韩国的国际化富豪异端:统一教





作者︰周志豪

转载《自时代论壇》 第一○九三期.二○○八年八月十日

(中国耶青研究員按︰张大卫与最近在韩国被判刑的摄理教教主郑明析,都曾经是统一教教主文鮮明的得力助手,同源于统一教,特转帖此文以供参考)


二○○八年对韩国基督教是有特殊意义的一年。闻名全球的韩国基督教教派,赵镛基创建的汝矣岛纯福音中央教会;以及文鲜明创建的统一教,皆于今年宣布了其接班人,标志了自韩战以来韩国宗教史里一个时代的结束。前者是世界基督教五旬节宗里最大的堂会,后来自立为宗派,号称有七十万至一百万会友;后者为世界基督教统一新灵协会,简称统一教,由文鲜明的三子哈佛大学毕业的文宪进继承父位。统一教的踪迹涉及约一百个国家,会友约在二十万人左右。前者为基督教的教派之一,而后者,统一教则无论在教主的操守、婚姻道德、财务管理、传教手段以及教理内容,皆为明显的异端。

  探讨人类学课题的书Magic, Witchcraft, and Religion:An Anthropological Study of the Supernatural(McGraw Hill, 2005)收录了一篇研究上述教派的文章,题目为〈南韩:现代化的驱动,福音化的跃进〉(South Korea:Modernization with a Vengeance,Evangelization with the Modern Edge),作者为Steve Brouwer,Paul Gifford和Susan D. Rose。文中将导致韩国宗教兴起的二十世纪背景先作披露,然后介绍赵镛基和文鲜明领导的两类教会增长现象与其时代的关系。这份原版约廿六页的文字,虽是一九九六年的作品,但却表达了一般网页难以找到的分析。文章给我们看到统一教至少有下面三方面特点:

一、 财富实力:以上世纪八十年代为例,统一教从美国的收入为每年两千万美元,来自日本的收入是一亿两千二百万美元,其中九成转用到其它国家;来自韩国的则有每年一千万的进账,多属统一教旗下的统一企业集团的收益。至一九九○年,文鲜明已经拥有了乌拉圭的十间银行,另有资金投入中国汽车市场,据上述研究文献,中国大陆曾批下了统一教两亿五千万美元的投资。一九九三年的一份调查显示,文鲜明在全世界控制的商业资产为一百亿美元。虽然,文鲜明本人一度因税务问题于一九八二年被关入美国联邦牢狱一年,但分析人士也承认,统一教的圈外人不易知道其资金的来去实情。

  二、传媒攻势:自一九八二年开始,统一教每年投入数以百万美元计算的资金在传媒的宣传,以美国右翼的报纸《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最著名,这是列根总统任内的主要参考媒体之一;另有New York Tribune、Noticias del Mundo(纽约)、Ultimas Noticias(乌拉圭)、Mid East Times(克里底Crete)、World Daily News(日本)等。其办报理念为,以右翼思维向左倾的共产思想交战,这在以基督教为主调的美国极易取得政要和读者欢心。南韩读者皆知《国民日报》是基督教背景,而《世界日报》则是统一教财团的喉舌。

三、 拉拢政要:统一教透过学术讲座、交流会议和出版来发挥另一方面的影响力。如创办世界和平教授学府(Professors for World Peace Academy,简称PWPA)邀请退役的美国军官和外交官发表论文。透过PWPA组织,统一教于一九九三年还收购了康乃迪格州的Bridgeport大学。韩国当地教牧一般认为,凡有”世界和平”(韩文为”世界平和”)和”反共”字眼的高档次学术讲座,而且有优惠接待的,都要特别小心。因为,他们不会打出统一教的招牌来举办学术会议。PWPA出版的系列专书中,一九八○年代后期的论文举例有Taiwan in a Time of Transition、Chinese Economic Policy、Political Change in South Korea等。The 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Values in Public Policy则是专门以政界人士为对象的学术机构,每年的讲座和出版开支为一百五十万美元。此外,还有更多的种类、不同层次的出版。从政治的角度而言,统一教持反共的保守立场,这与该教创办人文鲜明来自北韩的背景息息相关,它又诱引了美国大众的认同。

  文鲜明生于一九二○年,据传十六岁得到启示,廿七岁时加入有神秘色彩的北韩基督教会,于廿六岁时在已婚的情况下,另强逼有夫之妇与其结婚,因此一九四九年被捕判刑五年六个月,后因韩战提早释放。一九六○年又以启示为名,与比他年轻廿三岁的十八岁女孩结婚。一九六六年将出版近十年的《原理解说》修订为《原理讲论》,这十年间,趁南韩反共的时势,统一教也挂上同样招牌,壮大势力并自称为新的救世主(参朴容奎着《韩国基督教会史二(1910-1960)》〔韩文〕,页887至890)。以后,我们在新闻中见到的不同国籍的千万人团体婚礼大会,和文氏藉婚姻「换血」成圣的怪异理论,都是典型的异端甚至触犯法律的举动。一九五○年代末,数间汉城市的大学教授与女学生曾因统一教问题退校,事件成为韩国社会的丑闻之一(参上引书段落)。

  顺便一提,韩国人恭虔的民族特性,与民间承传了儒家的保守思想,大大孕育了宗教传布的土壤。一般韩语称儒家为”儒教”之普遍;至今在韩剧中披露的男尊女卑、家庭伦常和环绕婚姻为主轴的思维;圣俗尊卑分明的文化等等,造就了韩国宗教的壮大。以语言称呼为例,第一人称”我”,韩文有四种;第二人称”你”,韩文有五种以上。语句上,依尊敬程度还分敬语、半语与卑语三种,而在宗教圈内更多用最敬语。所以,同一篇信息,在韩国教会传讲与在香港教会的不同,不但在属灵气氛中分析,还可从文化工具的语言与思维背景作明显区分。两者相比,在韩语教会能得到较高的说服果效是肯定的事实。(欲多认识韩国文化之读者,可参扈贞焕着,《韩国的民俗与文化》,台湾商务印书馆,二○○六年。)

  统一教在南韩诞生是有其文化因素的。除此之外,我们发现统一教诱引教友的动力不在教义的魅力,而是企业化的财富实力、传媒的活用、政治的参与和以反共为基地的美国为大本营的特色。当这些特点套上疑似基督教的外衣,以致无论其商业运作、传媒攻势、政治活动等等,都增添了宗教名义的超然因素,替一九七○年代登陆美国的”文鲜明王国”提供了发展的空间。

(作者曾于韩国远东广播任驻台同工达廿三年)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Wednesday, August 6, 2008

前耶青H.T.认证K-Notes內容

H. T. 读日本M.K.弟兄的notes所想到的……

转帖自"张大卫教派守望者"网站


在独立调查团的网页上看到日本一位弟兄的详实笔记,是近些时日所能见到的反驳耶青最强有力的实物证据,每一个明知耶青事实真相又极力否认其异端本质的耶青会员们,都应该对此哑口无言。

这位弟兄是2003年加入共同体,而我那时刚刚走出耶青不久,那份如此详细准确的《时候与时期》《新以色列》《基督的家谱》三篇道的笔记,让我感慨万千——我和那位日本弟兄虽则一个在日本,一个在中国,听共同体道的时间也有先后,但从共同体里所领受到的,却完完全全是一模一样的东西:牵强附会的释经,神神秘秘的关于那时间的分析,露骨的暗示甚至就是明示,就连记录这些道所用的笔记本,都是差不多同样的大小和一般模样(从影印的文本图标可以看出),记录的字迹,也是同样的潦草和难以辨识(听道时个别部分跟不上语速所致)。

当年听《时候与时期》这篇道时,我清楚地记得,对于人类历史的长度,我提出了自己的异议,因为按照当时ksn的说法,人类从创世至今只有6000年历史,而稍稍了解一点考古和所谓“史前史”知识的人,都会提出反驳。Ksn的解释便是:神所创的人类的历史是6000年,不包括创造人类之前;圣经里提到上帝创造天地万物花了六天时间,那所谓的“六天”,肯定不是24×6小时,因为祂第四天才创日月,而一天是24小时,就是根据太阳的升降而定,由此可以确认,创造日月之前就所谓出的三天,绝对不是那24小时的天了,而神创世的六天,实在是不知有多少年,这和那些动辄万亿年的恐龙考古之类,并不相矛盾。

因为内心对这些道的莫名其妙之处多有怀疑,我那几天听道的兴致一直提不起来,ksn笑着揶揄道:“这些道那么难得,我们听的时候唯恐漏掉一字,十分兴奋,怎么轮到你就变成这副模样?”我傻笑两声,表示我还是认真听着的,只是有些地方想不太通。而ksn则进一步强调,要信心满怀地传扬神的道,不明白神的时候和时期,是万万不行的(不明白这个时候,信仰便为徒然)。

“携带永远的福音来的便为新的基督”,而经历了大量听道的羊羔们,早已被暗示或者明确他们所听到的福音是“高于其它福音”的,之所以那么多人听了之后那么快地转变,就是因为这些道具有无可比拟的美好的特质,是“永远的福音”。“耶稣讲道用了大量比喻,所以一般人很难完全明白,而一般的牧师,则只是能明白极浅层的那一部分,msn的道则把这些比喻理解得很透彻,在这样一个结果实的时代,我们不再需要像当年的耶稣,用比喻讲道,我们直接讲出神的国和神的义……”如此一引导,那msn不是那“新基督”都不成。

至于那《新以色列》,讲道时Ksn要明确纠正你的传统思维,就是不能按照地理的位置去判断那新以色列在如今的耶路撒冷一带,而是神在新时代要成就的真正属神的国度,(会有专门的道讲述这国度要到东方来成就,根据新旧约全书所有涉及东方的经文演化而来),而我们就是被拣选入其中,或者即将被拣选入其中的人,我们要努力成为那14万4千人中的一员,一旦成为,我们的额上就有神的封印(有能看到异象的弟兄姊妹,甚至当场见证说ksn的额上是有着符号的,甚至头上还能看到什么光圈,ksn自己听了这见证也一脸的喜悦和得意)。

《基督的家谱》里,最让人匪夷所思的就是关于但以理书中几组数字的解释,什么“3年半等于42个月”,什么“42个月等于1260天”,又什么加多少恰好是1290、1335等等,连引导人讲解这些数字时都会犯晕,再用这些数字扯上再来主的降临,就又另费一番周折。有时,连引导人都讲得无法自圆其说,一时一脸的无可奈何之相,羊羔们也听得兴致索然,除了那些你讲什么他们都信以为然的弟兄姊妹。Ksn尴尬之余,干脆来一句:“反正这些数字和基督的降临是有关系的,而这些联系除了msn没第二个人能讲得出来……”

这三篇道,几乎已经到了明示再来主以便羊羔彻底委身的时候才会讲解,换句话说,刚进来不久的羔羊,是不可能听到这样的道的,他们至少要听100多个道之后,并反复消化(通过给更新的羔羊讲道,自己的复习、祷告和分享等方式达到对各个道的真正熟悉),尤其已经表现出委身的热情之时,才有听这些道的资格。而时至今日,随着耶青系统的进一步完善和成熟,这些极容易让人分析出他们异端本质的道通过高层命令的方式几近完全地隐藏。但人算不如天算,这种实实在在的文本证据终于出现在世人面前。不知共同体对此,究竟又要做出怎样荒谬的反击。而作为共同体一部分的耶青会员们,又该怎样地精神紧张,弄出又一份自欺欺人的声明或诡辩。

最近也看了很多耶青改变传道策略的资料,迫于独立调查团和众多宗教团体的质疑,耶青做出了很大的调整,从表面看,他们似乎一点点“改邪归正”,但我最担心的,就是这种调整的实质并不是真正为了成就神,而是用来迷惑众人,尤其迷惑那些可怜的深陷其中的羔羊们,让他们依然心存希冀在共同体奔走效力。只要他们崇拜的最终指向,还是那个神神秘秘的张戴维,这个团体目前做出越多的改变,对这个属神的世界就越多隐性的伤害。

但愿我们在天的父能引导共同体归正,毕竟里面人才济济,很多弟兄姊妹亦热情单纯,只是不明就里上错了船。但愿他们成为真正属基督的精兵,不再忍受那灵性的愚弄和欺骗。

HT见证于2008-8-6凌晨

K-notes 是指出自M.K.的一系列手写笔记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Tuesday, August 5, 2008

转帖︰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2008-08-06 09:11:26)

转帖自︰"引导人—耶稣青年轻松做”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17ace0100a4yc.html




今天收到朋友传来的网站,知道耶青成立了一个调查团网站,不过却让我留下更多的问号?

<柯广辉捏造异端事件>调查委员会 http://www.danielorcommittee-investigation.org/

如果你看过《基督日报》事件调查委员会的网站 http://www.enquirycommittee-ghi.org/

几乎是以相同的设计和版面来呈现,无形让我感受到这是一种抄袭与模仿,并不是一个国际组织所做的行为,反倒让我感觉一种儿戏的作风。

当然如果有任何捏造事件,都是需要澄清和沟通,但是很遗憾两个调查委员会比造起来,前者没有清楚说明调查成员有谁,但后者却清楚交代,而挂名表示一种负责任的态度,虽然先前有调查团成员也在基督日报挂名顾问,但却缺乏负责的态度,让我也深感到遗憾。

另一点让我困惑的是关于前者调查团的成员,在网站上写到 委员会的成员 国际耶稣青年会各地同工领袖 如果是为了澄清,自己为自己澄清,似乎有点球员间裁判的作风,很难具有说服性,耶青本身也具有自己的网站,如果只是内部成员调查,直接用耶青网站公开说明,不是更为明确吗?

而自己组织本身就具有Verenet的资源,为什么使用webnic?这样不是只让资源分散更不容易管理,且网域所有人会是Webnic,对于这个如此重要的澄清重镇,应该要更谨慎的思略才行。

希望这些疑问只是我个人的担忧,期望耶青事件能早日落幕,希望没有任何隐藏,让事情真相能清楚的陈述清楚。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Saturday, August 2, 2008

考证”四灵道”和”历史道”


考证 ”四灵道”和”历史道”
耶青核心教义文本初探(一)


网友以西结在网志“引导人—耶稣青年轻松做”一连四张帖子,把传说中的“四灵道”公诸于世。


中国耶青的”四灵道”,是韩国安提阿长老会传教士洪底波拉牧师来华讲的,讲于2002年或更早,腓力干事”翻译、另一位干事笔录和整理。


以下是帖文的连接︰

四灵道(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17ace01009yn4.html

四灵道(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17ace0100a2w9.html

四灵道(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17ace0100a39s.html

终末论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017ace01009f22.html


这个版本,不是今天耶青所听的”四灵道”。那是个”净本”,约在2006年后才弄出来的”新版本”。耶青并不是认为原本的”四灵道”有问题,而是为了应付正统教会要求耶青交出教义的资料,而另编一本可以公开的,内容已把异端的部份,从统一教搬过来的那些东西,都洗濯了。

以西结贴出来的版本,约建档于2003年,分上、中、下三部份贴出,是根据在他手上的文件档的顺序贴出。不过,听过原装正版的耶青,可以指出,次序掉换了。”中”应该是第3部份,”下”应该是第2部份。第4部份不在该文件档内,即以西结贴在另一标题下的”终末论”。

今天的耶青的羊羔虽云可以听到新”四灵道”,但通常缺了”终末论”不讲。終末论的”神的国度”是耶青核心的思想,关乎第二基督降生的方法和时期。现在不能轻易让”慕道友”或初级的肢体能踫到边儿。

其实,”四灵道”还不是耶青最核心的教义,根据张大卫牧师在2002年10月30日”教会成立10周年纪念礼拜”发表的”你们要说预言”的讲章中说:”我从一个人开始了……一个人是很不一样的,在那个时候,我们教导过4个属灵的理论,但是那是没有历史的学说,但是必须要带着历史的学说……这个历史是一个新的历史,历史还有新的历史。”

“4个属灵的理论”是”四灵道”的另一个译名,”历史的学说”即”历史的道”。张大卫牧师讲章中所指的” 4个属灵的理论”,不可能是今天那个”净本”的理论。最有可能的是2002年间他差来中国传教的洪底波拉牧师同一样的”道”。

”历史的道”是什么?参考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所公布”K-notes”。 http://www.enquirycommittee-ghi.org/tc/k-notes.php
这是独立调查团向日本方面鉴证和核实过,认为可靠的证据之一。K-notes是日本ACM成员K君的一份讲道笔记。ACM是张大卫共同体的一个与中国耶青相同的校园传道会。那些笔记包括耶青的”历史的道”的部份内容,有中英文译文。自2007年3月,耶青向内宣告,这些道不再公开。他们的理由已说过︰不是因为耶青认为些道是错误的,而是避免与正统教会正面冲突。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道仍是耶青暂时不向外公开传的核心教义。

看过”四灵道”和”K-notes”这两份文件,才明白为什么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认为中国耶青传扬一些类似统一教的异端教义,并表示高度关注了。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Wednesday, July 30, 2008

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公布与日韩教会联系进展

转帖自
香港时代论坛
7月30日消息


《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公布最新的工作汇报,内容是调查团与日本及韩国的教会组织联系后的进展。汇报全文如下:

《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已于2008年6月20日公布,独立调查团将跟进及调查与《基督日报》、耶稣青年会、张大卫(或张在亨)牧师有关组织的关系、教义及发展。所有发现均会基于可核实的证据,并向公众汇报。

目前,独立调查团的成员包括余达心牧师、杨庆球牧师、陆辉牧师、郭文池牧师、张慕皑牧师、陈如炳牧师、梁廷益牧师、林以诺牧师、陈恩明牧师、罗锡为牧师、司徒永富博士、麦裕沛博士、召集人柯广辉律师及程序顾问曾繁凯先生。范建强博士因健康理由,已经辞任独立调查团成员的职务。

在独立调查团成立以前,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曾就张大卫的信仰背景展开调查。在发表调查结果后,独立调查团曾经与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了解他们的调查所得。此外,独立调查团亦曾联络日本异端防治及康复联会的平冈正幸牧师,深入了解“k-notes”事件。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对张大卫牧师展开的调查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Christian Council of Korea,简称CCK或韩基总)曾于2004年至2005年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张大卫(或张在亨)牧师与统一教的关系,并于2006年作出议决。

韩基总调查委员会的成员,包括主席Hyung Taek PARK牧师、Sam Kyung CHAE牧师及Young Sik JIN牧师于2008年7月9日与独立调查团会面,并表示韩基总调查委员会当时的结论是指张大卫在1997年以前与统一教有关连,却未有证据显示他在 1997年后与统一教有关连。然而他们澄清,这结论并非说明张大卫没有异端思想。他们进一步强调,韩基总调查委员会的议决不应该用来证明张大卫与异端教义没有关连。


日本异端防治及康复联会平冈正幸牧师提供的资料


独立调查团亦曾联络日本异端防治及康复联会(Japan Society of Cult Prevention and Recovery)的平冈正幸牧师(Rev. Masayuki Hiraoka)。平冈牧师亦是JELC Koufu Church的牧师,曾从事统一教教义研究及调查工作一段长时间。

据平冈牧师所述,他曾辅导日本青年M. K.的父母。M. K.在2003年开始在Christian Today相关机构Belecom(即Verecom)工作。根据《基督日报》在2007年11月20日的声明中引述的Christian Today报导,Christian Today是由张大卫创立的。

M. K.的父母曾因儿子的精神状况有异,及有拖欠租金的行为,在2005至2006年间请平冈牧师为他们辅导。2006年10月,M. K.的父母在他居住的单位中发现M. K.的手写笔记(k-notes)。平冈牧师分析k-notes中关于末世论及再来主的教导后,确定有关的教导为异端,带有统一教的特征。


独立调查团已更新官方网站


独立调查团已经更新其官方网站(http://www.enquirycommittee-ghi.org/)。公众可在上述网站参阅进一步的资料,包括韩基总调查委员会给独立调查团的信件,与k-notes的手稿及中英文译本。

(按:《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于2007年底成立后,随即就《基督日报》、耶稣青年会(耶青)及张大卫(或张在亨)牧师的信仰背景展开调查。在本年4月发表的调查结果中,独立调查团一致认为他们不能排除以下的高度可能性:耶青在中国内地的主要大学建立据点,有系统地提倡再来主等类似统一教的教义,并为此表示高度关注及深切忧虑。调查报告亦指耶青是由张大卫创立的,此外,《基督日报》的主要同工是耶青的会员。)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Friday, July 25, 2008

耶青认为受到全球华人教会领袖敌视

转帖自"耶青情报" 2008-05-24 15:56:51


“基督日报事件”自2007年10月发展至今,短短半年,《基督日报》(前称《基督新报》)、及其同一集团(称为共同体)之机构︰Crossmap(国内前称”天梯”后易名为”基督时代”)、”福音时代”、Jubilee Mission 及伟仁大学暨神学院,均受到全球福音派教会之关注。

美国的王永信牧师及香港的胡志伟牧师为最先提醒教会留意《基督日报》和耶稣青年会,指出《基督日报》可疑之处。及后有”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之报告,《基督日报》,耶青及Crossmap顾问集体退出,及后来在记者会解释退出的前因后果。

香港耶青官方网站,基督日报网站,及耶青成员、基督日报和Crossmap的同工,在《时代论坛》所发表的意见,差不多已经把全球华人教会及香港福音派教会的”重镇”,异端研究专家,列为敌人,予以“狠批”及“抹黑”,做了了一个极为鲜明的形势︰耶青与华人福音派教会已经壁垒分明。

以下,把耶青和《基督日报》主要的“敌人”向不懂华人福音派教会情况的人,略作介绍,人数众多,遗漏在所难免︰

1.王永信牧师为耶青点名批判的”首号敌人”。曾任美国耶稣青年会主席、美国《基督日报》会长,后发现其信仰和运作有疑问而退出。为全球福音派教会领袖。他是”洛桑福音会议”具影响力的领袖,全球福音派教会所支持的”福音二千”发起人及会长。他是中国信徒布道会创办人、创办的”中信月刊”流通全球。他发起世界华人福音会议,创办”世界华人福音联络中心”,有”华福之父”之称。他也是全球性的”大使命中心”的创会会长。他所著的《真道手册》,为印刷量最大的研究异端专书,为全球华人教会用来作判别异端的参考书。王牧师为全球教会所尊重的领袖,现为《基督日报》批斗的主要对象,是有前因。王永信牧师被视为最庞大的倾覆耶青和基督日报的密谋集团。始自2006年,王永信牧师发现耶稣青年会未得到其同意,把其名字及照片登在的领袖名单之首,并冠以名誉主席职衔。王永信牧师要求其名字从基督日报及耶青网站拿下来。当时基督日报的发行人施勇仲发出一封措词强烈的信,批判王永信牧师。他们认为王永信牧师怀恨于心,与全球中西教会同谋攻击他们。施勇仲是否发过传闻中那封信,有待基督日报澄清。

2. 中国神学研究院

中神的余达心博士及杨庆球博士亦首當其沖,遭受耶青及《基督日报》在各种途径极猛烈攻击。中国神学研究院为全球华人福音派教会的领袖滕近辉牧师、连同全球华人福音派顶尖神学家所创办的华人神学最高学府。院长余达心博士为世界著名神学家,WEA神学委员会成员,曾任香港浸会大学宗教哲学系系主任。杨庆球博士,中神神学教授,牧师、著作等身。两位都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的主力,被耶青及《基督日报》视为”眼中钉”,并发动成员在时代论坛网站”围攻”,誓要把余杨二牧拉出来狠批。

3. 香港教会更新运动

总干事胡志伟牧师的一篇文章,掀起了香港众教会对基督日报注视,的,并做成香港新闻界对基督日报及耶青之关注,直接或间接引起所谓“基督日报事件”。他曾发起与基督日报对话,約定《基督日报》向公众交代及解释。《基督日报》后來失约。胡志伟牧师发表多篇针对《基督日报》,耶青及张大卫牧师的文章,被香港及全球各教会网站所转载。据耶青及基督日报贴文云,由于胡志伟牧师与时代论坛关系密切,所以有合谋攻击基督日报,捏造事实抹黑,搞挎竞争对手。


4. 香港宣道出版社

許朝英社长,是香港宣道会、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的领袖。在香港及国内网络甚广。他有份筹办香港葛福临布道会,是布道会委员中,其中一位发现《基督日报》处理”葛福临布道会特刊”财务不妥善的地方,也是对内情知道得最详细的人物。

5. 香港《时代论坛》

为香港福音派教会的喉舌,曾专题揭露耶青及《基督日报》的疑点,并在网站上辟专页,刊载全球各方对耶青及基督日报的评论。基督日报认为”非牟利”的《时代论坛》为”牟利的”耶青在《基督日报》的”商业竞争”对手,所以抹黑《基督日报》以圖私利。

6.浸信会

浸信会这一群曾任基督日报顾问牧师,为另一要干掉基督日报的”密谋集团”。原因是这些浸信会牧师”嫉妒”耶青及基督日报的成功,(请参在时代论坛网站及基督日报网站会支持基督日报的贴文)

张幕凯牧师,神学博士、建道神学院退休院长,建道神学院为宣道会办的神学院。他牧师的九龙城浸信会,为一超大型教会。张牧师著作丰富,曾被邀请担任多届港九培灵研经大会讲员,为极具影响力的华人教会领袖及世界性福音派领袖。他是独立调查团的观察员,前《基督日报》顾问。他被《基督日报》认为”严重没有公信力”。

罗锡为牧师,香港《时代论坛》,《号角月报》专栏作家。国际著名的异端专家及新兴宗教 运动的权威。着有《剖析异端邪教》,主编《新兴宗教情报站》(网站),并曾任香港及北美各大神学院护教学讲师。亦曾任香港耶稣青年会及《基督日报》顾问。因向”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提供”不利”于基督日报的证据,及在记者会上,與林以诺牧师发表,各自在大陆各地亲自会见”前耶青”成员之証据。遭受耶青及《基督日报》贴文连环轰炸,猛烈批判。

林以诺牧师,巡回布道家。曾任《基督日报》顾问,“独立调查团”覌察员。召开“基督日报、耶青及Crossmap前顾问记者会”,报告他亲自在大陆各地会见前耶青成员,基于所获得的数据,认为独立调查团的结论有人证物证所支持。被《基督日报》认为”严重没有公信力”。

沙田浸信会梁廷益博士及朱世平牧师︰均曾任《基督日报》或Crossmap顾问。沙田浸信会曾为《基督日报》广告客户,租出教会办公室作《基督日报》及Crossmap办事处。梁牧师任浸信会神学院董事,香港浸信会联会重要职位。朱牧师曾及浸信会出版社(国际)之社长。两位牧师在记者会上,述说发现《基督日报》及Crossmap有问题之经过,待独立调查团报告发表后,与顾问团集体辞任顾问的理由。梁牧师为独立调查团覌察员。朱世平牧师被指揭发某耶青成员及香港Jubilee Mission之负责人,渗透香港浸信会联会,而受到该位耶青成员及其耶青肢体在网上”恶言臭骂”。梁牧师则被《基督日报》认为”严重没有公信力”。



7. 建道神学院

滕张佳音博士(滕近辉师母),曾任香港短宣中心总干事,牧职神学院院长,异端研究专家,现任香港建道神学院教授。建道神学院为宣道会所办的神学院,为学生人数最多,校友散布最广泛的华人神学院。滕张佳音博士将会在一个揭露耶青及《基督日报》内幕的讲座任主要讲员。

8. 香港播道会

吴宗文牧师为播道会港福堂牧师,曾任香港浸信会神学院神学教授及教务长,著作丰富。港福堂为香港基督徒政要人物芸集聚会之处。吴牧师曾任《基督日报》顾问传闻发起基督日报顾问团在香港《基督教周报》刊登联合辞职启事,后来临时抽起。吴牧师和其它几位顾问,在”独立调查团”成立之前已辞职。

郭文慈牧师,神学博士,播道会牧师及播道神学院教授。”独立调查团”成员,曾任港九培灵研经大会讲员,为香港德高望重教会领袖。他所代表的播道会,与宣道会、浸信会合称香港福音派教会”三宗”,即三个最大的,最有代表性的福音派教会。会友和堂会最多。被《基督日报》认为”严重没有公信力”。


9. 基督教青年会

会牧陈如炳牧师,资深之青年事工及校园学生福音工作牧者,曾任青年归主协会总事。为独立调查团之观察员,亦为基督日报顾问,与其它顾问一起退出。被《基督日报》视为”严重没有公信力”。

10.香港中华基督教会

陆辉牧师曾任区会总干事,为香港福音派教会及主流大宗派教会都尊重的教会领袖。香港中华基督教会为主流教会,由长老宗及公理宗教会联合组成,为香港之立流教会。陆牧师为”独立调查团”成员,被《基督日报》贬为”严重没有公信力”。

11. 陈恩明牧师,香港丰盛生命堂牧师。历年香港教会联合主办的大型布道会,如葛培理布道会、包乐布道会、葛福临布道会的传译员。国际知名的华人巡回布道家。曾任Crossmap顾问。被《基督日报》被认为没有”严重没有公信力”。

12. 香港基督教机构协会

发表声明,支持独立调查团及前《基督日报》, 耶青及Crossmap退出的决定,与《基督日报》及Crossmap划清界线。香港基督教机构协会由香港主要福音派基督教机构组成。其会员机構曾发表过对耶青、《基督日报》存疑言论的,包括宣道出版社许朝英社长、真证传播总干事丘日良女士、常委会主席邝伟衡牧师、香港教会更新运动总干事胡志伟牧师……。

13. 各地《基督日报》顾问团全部辞职或解散,澳洲《基督日报》顾问团仅存下一位圣公会主教未辞职。

至此、世界各地的的福音派教会的领袖,均已退出《基督日报》。耶青、基督日报、Crossmap、Jubilee Mission, 伟仁大学(Olivet University)均受到全球华人福音派教会所质疑,并不予合作及支持。包括两所香港最至规模及学术地位的神学院,及神学研究院(中神、建道)的现任及退休院长、现任教授。三大福音派教会(浸信、宣道、播道),主流教会及香港的基督教机构协会,青年会均对之存疑。

耶青与华人教会的关系现已明朗,其共同体与华人福音派教会,两者壁垒分明。华人教会和香港基督教机构,认为与耶青,Crossmap及基督日报道不同不相为谋,以后不予合作。

前耶青H.T. 见证︰早期耶青和其它教会的关系

(中国耶青研究员按︰耶青有计划及有目的地渗透三自教会的情况,友站”耶青情报”早有通报,见http://i.mop.com/Solafide/blog/2008/04/16/6358926.html。最近,有人把耶青内部加密文件《GA肢体安全手册1有关三自问题》在网上贴出来,让外界认识耶青用什么手法在三自教会蒙混过去,隐藏真正身份、混入青年团契,利用三自教会掩饰其身份,并且在团契中向适合的高校学生埋手,作”偷羊”,“捕鱼”的工作。这篇见证,转贴自”张大卫教派守望者”,以耶青第一身的身份,旁证了”耶青情报”的报导,成为《GA肢体安全手册1有关三自问题》活生生的例证。注脚为中国耶青研究员附加。原文出处︰http://ydjesus.blogspot.com/2008/07/ht.html)



耶稣青年会的主要传教对象是各大学在校学生,因为青年学生探究新事物、委身于一种极具挑战性的事业的热情较之于其它群体更为强烈,而他们的单纯尤其可以利用。耶青会的所有成员,从韩国到中国,从高级的KSN(注1)到普通的羔羊甚至只是一般慕道友,几乎无一例外被那位“再来主”利用了青春期的纯真,堕入了对他的迷信,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是受了蛊惑,进入那看似美好,其实是包藏了祸心的“听道”的圈套。


耶青会非常清楚,在中国大陆这样一个官方意识形态几乎左右了一切社会生活的地方,尤其是官方的大学里传道,是要冒极大的风险的。大学校园里的学生大多从小接受无神论教育,你神神秘秘告诉他“有一位神”并要把他带到centre听道十之六七要碰钉子;而碰上对听道怀有热情的学生基督徒或慕道友的几率,较之前者就低得多了。因为此,传道之初,他们不可能不对官方许可的“三自教会”加以利用,比如去参加三自的青年聚会,然后从中物色人选,尽力拉拢到自己的教会里来,最好是在校的大学生。


三自教会的普通大学生信徒一般不会有太高的传道热情,更不会从三自教会中接受到系统的传教训练;被耶青拉拢后就不同了,利用你对圣经话语的崇拜,一整套关于讲道传道的技法和理论传授给你,不长的时间便能让你抛家舍业全身心侍奉。于是同班的同学,同舍的舍友,老乡中相处不错的兄弟姐妹,纷纷被拉拢到centre听道。刚开始你自然不能明白这教会不同于其它教会的神秘之处,因为引导人每到周日都会带领着羔羊们去三自教会的大教堂礼拜,和一般基督徒似乎没什么两样,但听centre的道多了,和引导人关系密切了,就会发现,他会不失时机地让你对三自牧师的讲道和centre的讲道水准做出评判——他当然不会把那些牧师一棍子打死,直白地告诉你他们是没有水准的人,但却会用了各种机会,暗示你或者干脆告知你centre的道远远高于那些牧师的讲道(注2)。


有一次我便发现,周日去大教堂礼拜时,引导人打起了瞌睡;后来我更加确认,那绝不是偶然,在引导人的心目中,那场所不过是一个为centre所用的道具,在引导人的心目中,是不会有太多敬畏感的。需要解释一下的是,我也会因了某些三自牧师的讲道风格不合自己的脾性而在听道时犯困打瞌睡,但引导人和我不同的是,他心中除了MSN再无他人,除了耗尽心神重复那些“笔记本”上的道或者打开计算机和我们一起听其它KSN甚至是MSN(有翻译)的讲道录音,他们似乎从来不读任何其它神学和信仰书籍(centre里是有一些除了圣经外的其它信仰神学书籍的,如《荒漠甘泉》《忏悔录》等,但那只供感兴趣的羊羔随便翻翻,KSN们从来不读,他们也没有读的时间,除却祷告讲道唱诗传道吃饭,他们又能剩下什么时间呢?


而进入其中的羊羔们也很快发现,自己的时间表正变得和KSN们一致,四五点钟起床,做早礼拜,很快吃过早饭,去大学校园传道,或者给新来的羊羔讲道,午饭,饭后祷告,下午又是讲道或者出去传道,晚上肯定不会再去传道,但听道祷告时不可免的,而且祷告和告白分享的时间越来越长——随着centre羊羔数量的增加),centre才是他心中真正的可敬畏的圣殿,而且引导人会很快地让羊羔们产生同他一样的认识,比如明确对羊羔们做出规定,出入centre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默立祷告,以示对神的敬畏和对神的圣殿的诚恐。而对于大教堂,甚至对于大教堂的圣餐礼,引导人就没有这样的敬畏心了。

羊羔们在不计时间的“道”的狂轰滥炸下,想不迷信那些道都难,当他们都确信无疑centre的道较之三自大教堂的道高明许多时,原本定时去三自教堂礼拜或聚会的活动可以自然而然地终止了,由大教堂激发出的庄严感和神圣感已经成功转移,变为对centre的强烈认同直至彻底委身,而前者(大教堂)(注3)则进一步沦为耶青会员们拉羊和钓鱼(去大学校园传道谓之钓鱼,许多大学生对于大教堂很感兴趣,于是邀请他们周日一起去大教堂,借机再带他们来centre,感受了centre的生活,稍加以引导,原本对于大教堂的兴趣便转移成对centre生活的认同)的道具。

我做出以上见证和论断,并不是出于维护三自教会利益的立场。一个和世俗政府有太多瓜葛的教会,甚至就是直接受控于政府的教会,肯定在许多地方不那么让神喜悦,但不能否认,三自教会中有不少可敬的神的仆人,努力践行着主的真道,在涉及官方意识形态和神道的矛盾之时,顶住政权的压力,以神道为本,牧养着主的羔羊。不久以前,北京海淀堂的声明表明,耶青的确是无孔不入,甚至参与了三自的音乐事工等等,但也正如海淀堂所警醒的那样,也如我前面的文字所言,在耶青眼里,三自教会是一个开放的、在其中抢羊甚为容易、亦可以利用其掩护自己不光明正大的身份的地盘和道具而已。


和官方教会有很大差异的家庭教会的大量涌现是中国基督教在新时代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而耶青会肯定也会和这些家庭教会产生争羊之类的纠葛和矛盾,但因为笔者在这方面的了解不是很详细具体,便就此打住,希望了解此方面问题的弟兄姊妹做出详实的见证和论断。
HT见证于2008年7月16日

注1︰耶青内部等级森严,KSN不能随便称呼,只能用来称呼最高级的韩国宣教士。据《GA肢体安全手册(一)传牧细节注意事项》之2)关于GSN,KSN的称呼︰“这是韩国对于干事的称呼。我们尊重和感谢传给我们神的话语的韩国前辈们,可是我们要完全地成为本土化来走。因此,称呼上要彻底转变过来,在GA内部里面,不再使用GSN或者KSN的叫法。如果是干事,直呼xx干事;如果是副干事,可以称呼xx副干事。”

注2:杨猛牧师在”回复一位弟兄:张大卫牧师的道高于其它讲道?”的帖子中,说从他自己与张大卫牧师的交往中,没有听过张大卫说过他讲的道比别人高。他承认是在听当时团契负责人传讲张牧师的信息而信主,至今无法忘记当时那份火热并如”初恋一般的感动和眼泪。”他承认部份耶青肢体”确实认为张大卫牧师的讲道带给他们更深的感动和恩典,是他们在其它牧者讲道中所没有经历到的”,所以’部分跟张牧师很熟悉和了解的弟兄姊妹,的确会这样很自然的“告白”和见证他’。他不主张公开提出谁的道更高的说法,为避免纷争。杨猛肯定了张大卫牧师在耶青的地位,而与今天耶青向外否认他们与张大卫的关系的立场不同。将作专题论述。

注3︰广州市的东山堂,上海的沪东堂,北京市的海淀堂和武汉的感恩堂等几个三自教会的大礼拜堂曾耶青的”捕鱼”胜地。自海淀堂发出针对耶青的声明后,耶青己不能像从前般那么容易偷羊。海淀堂声明见本站报导。海淀堂声明原文贴于该堂网站http://www.hdchurch.org/new/html/shigongdongtai/20080527/350.html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或ydwatcher@sina.com

Tuesday, July 22, 2008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就对张大卫牧师的调查结果作出澄清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就对张大卫牧师的调查结果作出澄清

(原文出处︰http://www.enquirycommittee-ghi.org/tc/korea.php)

韩国基督教总联合会(Christian Council of Korea,简称CCK或韩基总)曾于2004年至2005年成立调查委员会(下称为“韩国调查委员会”),调查张大卫(或张在亨)牧师与统一教的关系。韩国调查委员会的成员包括Hyung Taek PARK牧师、Sam Kyung CHAE牧师及Young Sik JIN牧师,并于2006年作出议决。

就《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的查询,韩国调查委员会于2008年7月9日作出以下的书面回复:

回复柯广辉律师
2008年7月9日

敬爱的柯律师:

愿神的恩惠常与您同在。
吾等现谨回复阁下有关韩基总调查委员会在2006年就张大卫牧师所作议决的查询。

吾等,Hyung Taek PARK、Sam Kyung CHAE、Young Sik JIN是韩基总调查委员会的三名委员,调查委员会在2004年至2005年就张大卫牧师与统一教的关系展开调查。

调查委员会当时的结论是,“调查委员会没有找到任何嫌疑,指张大卫1997年以后与统一教有关连。

我们现谨澄清上述结论的意思:

1. 他在1997年以前与统一教有关连。
2. 上述结论的意思不是张大卫没有异端思想。


因此,他滥用调查委员会的议决来证明自己与异端教义没有关连,是不正确的。



Hyung Taek PARK (韩基总异端防治委员会成员,张大卫调查委员会当时的主席、Hap-Shim 长老宗派异端防治委员会主席及辅导部主管)

Sam Kyung CHAE (韩基总异端辅导部主席,张大卫调查委员会当时的成员)

Young Sik JIN (韩基总异端防治委员会成员副主席,张大卫调查委员会当时的成员)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Saturday, July 12, 2008

国际布道及传播机构Network J 与《基督日报》决裂

Network J 就 "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之报告" 的声明

Network J 消息

日期:2008-04-19 15:52

特 此 声 明

随着「基督日报独立调查团」于2008年4月10日发表调查结果简报,Network J International Ltd(飞跃网络国际有限公司)谨此宣布,本机构义务执行董事林以诺牧师已同时辞去《基督日报》顾问一职。

日后,本机构顾问、董事及员工,以及设于澳洲、美国、加拿大及马来西亚的联络点负责人,均不会接受《基督日报》的访问或查询,而本机构(包括香港及海外的Network J、爱梨巴运动及信望爱家庭心理咨询中心)的任何资料、包括聚会资料,均不会再发放予基督日报。

林以诺牧师
义务执行董事
Network J International Ltd
2008年4月19日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Friday, July 11, 2008

一位早期脱离者证述耶青的”妄图”

耶青研究员按︰

本文作者R. S. 在耶青日子较浅,但在耶青的发源地上海参加耶青,对耶青早期的历史,有亲历的见解。他知道”旨婚”、”四十个道”等今天耶青避而不谈或极力否认的事。当时耶青对所讲的”道”已经分为等级,并有加密措施,一般羊羔或肢体,不让听”高层的道”,听道笔记不让带走。自从耶青的基督教正统性受到世界各地教会的质疑后,所有的”道”都不能公开,并不断修改其起源的故事。这篇见证,和其它转帖的见证,都是对今天耶青试图抹去的过去的”反证”。

今天,外人不容易得知耶青的早期历史,只能凭耶青内部的记录,早期的讲道记录,和见证人的忆述,来重构耶青的真正面目。R.S.、《第一批上海耶青肢体(2001年亲述脱离见证》(http://ydwatcher.blogspot.com/2008/05/2001.html)作者”普通基督徒”和另一些见证人如Esther,都是耶青成立初始就参加的。Esther曾为耶青资深干事及宣教士,而R.S.等不久就离开,但其证述的人事,耶青的传教方式都一致,可以对照参考。

耶青研究员替R.S.的见证和每一个转载的见证,做了一番严格的考证,以确认细节和事实。这里借R.S.的体验,补充耶青早期在上海传教工作点滴。对国内外研究耶青的专家和国内三自教会,应该有参考价值,特此转帖。

本文为《耶青初创时期在上海的传教活动》一文的加强版,原文曾遭耶青抗议,给"三站"所在的新浪网管理员删除了帖子。现再加以学术考据,把每一个可能有争议的细节加强注释,并引用文献以作支持,再发于新浪博落。如发现本文有不详或错误之处,欢迎提出证据或史料指正。文末的注解是耶青研究员补加上去,为原文所没有的。)

以下转帖︰


本人于2001年6月归主,但当时对信仰并没有深入了解,因此对于非真理的道理毫无辨别能力。在本人信主后第3个月,有来自韩国的耶稣青年会(注1)的一个干事(注2),张XX,在学校里面传他们的道,恰好碰到我,我一听她说自己传福音的人,就很高兴的把她看成是一位姊妹,所以在一起聊得很开心,之后她邀请我到他们称之为 “centre”(中心)的地方,这个地方离学校也不远,我当时没有戒备的心,就同意了,就这样开始了我两个多月的异端生活。


刚到异端那 边,每一个异端的人都非常的热情,热情到超乎一般人的想象,我一下子就被这种氛围给吸引住了,就非常希望多花些时间在那里,和异端的人多相处一会。这个时 候他们就给我以及和我差不多情况的学生进行学习,每次学习是一到三个人。除了学习之外,早晨五点半有礼拜,晚上有聚集的时间。一周七天不间断。

关于他们的学习课程,当时主要是有一个叫做张大卫的牧师在韩国开创的教程,共有四十课(注3),很少使用圣经,基本上是老师讲,学生听,一般在学习的时候不鼓励提问题,有些提问常常是如此回答的:”你之所以不明白,是因为内心深处还有骄傲,所以要放下自己的内心深处的骄傲。”这在当时让我非常疑惑,因为问题得不到解答就算了,居然提问就意味着骄傲。以现在的观点来看,对圣经的了解主要是以灵意解经为主。举个例子吧,在讲人类犯罪的时候,讲到了蛇对夏娃的引诱,在课程中就 浓妆艳抹这个情节,讲到蛇是狡猾的,它身体能够弯曲,能够缠住人,讲到了蛇的舌头是分叉的,意味着他一口二舌,喜欢说谎。当第一次听到这个道理的时候,任何新人都会觉得非常新奇,所以在当时还是很吸引我的。

当然课程的最终指向还是他们所说的“救主耶稣基督”,也即他们的牧师张大卫(注4)。为了从圣经上找依据,他们使用的经文有日光之下,必无新事,所以基督再来时的情景和第一次一样,只是十字架的再来,大部分人肯定还是不知道(注5)。其次,他们否认基督是神(注6),而是一个没有罪的人,因此他的再来就像施洗约翰是以利亚的再来(注7)一样,不是荣耀的再来,而是心志和能力的再来,是以一个普通人的方式出现的再来。

关于救恩,耶稣不再是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因为他们宣扬有三重天(注8)的这样的概念,所以在他们概念中,和尚可以去天国的一重天,普通基督徒可以到二重天(如果普通基督徒听了他们的福音,拒绝承认他们的张大卫是主,那只有去地狱了),他们可以到三重天。在学习完四十课之后,就需要认张大卫是主了。如果不认的,就继续上课和培训,直到认为止。此外,他们还准备了到韩国的去集中培训,去的人回来一般都会加入他们。

关于他们的组织制度,建立在学习课程的基础之上。人员来源主要是年轻人,特别是年轻有追求的基督徒。因为他们的一个宣教策略就是,“先到以色列迷失的羊”那里去,所以他们经常到其它的教会拉人来聚会,比如说我的一个师妹,原先在校园团契服侍,但是后来被他们拉走。在顺利结束了四十课学习之后,如果认张大卫是耶稣的再来,就可以填写委身卡,表现良好的在培训一段时间后,差派去外地“宣教”,成为干事,他们会颁发戒指表明身份,戒指上的标签是Apostle(使徒)。(注9)以这样的方式,在2001年,他们建立了以上海为中心向中国其它省会扩张的态势。


关于他们的经济状况,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们是从经营韩国的电子游戏厅连锁开始的。在国内有一些地产方面和教育方面的公司,也鼓励个人财产的奉献。一般来说会是韩国总部给与当地聚会经济上的支持(注10),直到当地公司独立运作。


关于他们的婚姻制度,是只能在自己的聚会之内找伴侣,因为他们教会的等级是最高的,而且必须是在认张大卫是主后才可以。我注意到有指婚(注11)的现象,是当时有一个男的二十多岁,娶了一个三十多岁离过婚的韩国女人,原因就是张大卫的指婚。

关于他们的发展策略,从01年年末开始,他们就很注重教育,说过要开办大学(注12),很注重网络传媒(注13),很注重给年轻人讲他们的道理。而且他们的工作不是局限于一个区域,而是整个中国,在我快离开前,他们正在培训去中国其它省份省会传他们的福音的人,去香港的人在两个月后也出发了(注14),后来听说这个人又到美国开展工作。而且当时他们在俄罗斯已经开展了工作。

从总体来说,耶稣青年会是妄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异端。



注1︰耶稣青年会这个名字确是在中国开始的。韩国来的干事应该是安提阿长老会的宣教士。

注2︰干事是全职传道人,但又分等级。以韩国来的传教士最高级。这位姓张的干事,可能是上海复旦最早期教会负责人之一。

注3︰即”四十个道”,或走“四十天道路”,即四十天之内听四十个耶青的教义的密集课程。耶青起初承认”四十个道”从张大卫而来,听”四十个道”,为认信张大卫为”基督”的预备工夫。后来,因正统教会质疑“四十个道”是异端的道理,故耶青现在的政策是否认有”四十个道”之存在。参耶青内部政策文件︰《GA肢体安全手册》︰(一)传牧细节注意事项,之7)关于40天,3天,7天道路的说法。“从现在开始,对于肢体以下的成员,一律不要提起这样的说法和做法。不要让他们走3天或者7天或者40天的道路。依据他们的渴慕程度来引导,比如渴慕的人一周几次,不然一周一次稳定地来学习就可以。”

注4︰”认信再临主”毫无疑问是耶青的核心信仰,今天绝口不提,并加以否认。香港基督日报独立调查团最近汇报了在国内各地区前耶青提供的见证,确认了耶青里有这个教义。
注5︰此乃耶青从统一教的《原理讲论》挪过来的释经法和终末论教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来华传道的韩国耶青牧师,如洪底波拉,赵保罗(太荣)等、都是跟随张大卫从统一教转到EAPC的。那一批传教士受统一教教义影响极深,从他们的讲道的文字记录可见。耶青终末论教义的要旨是︰当年犹太共同体没有认出基督而把他钉十字架,今天的第二以色列,即教会也有可能认不出他而钉十字架,所以耶青虽然认出了基督,但要为他保密,直至天国建立在地上。香港基督日报独立调查团最近汇报了在国内各地区前耶青提供的见证,确认了耶青里有这个教义。

注6︰再临主是”人”,像”耶稣”是个从女人怀孕而生的人一样。根据耶青的教义,承认”某人”为”再临基督”,并没有把他”神化”。与统一教的思想大致相同。
注7︰耶青和统一教一样,认为以利亚(施洗约翰)和耶稣并不是驾云降临。”再临基督”来到这个世代的方法,必与当年耶稣”同型”,不是驾着云采,而是在”云集”的144,000人组成的共同体中给认出来,被膏立为”基督”。见耶青的《终末论》讲义。

注8︰三层天和三层地狱,是耶青另一个现在已不公开的核心教义,以突显其所传的”永远的福音”。

注9︰这与ACM(使徒校园传教会)的做法一样。YD与ACM关系,详参另文。

注10︰韩国总部以经济支持耶青干事,经营商業公司,如万銳科、倍來通等。他們的报紙也是由总部出資開辦的,但他們一般的說法是肢体自己出資,錢是從向家人借出來的,以避免怀疑。參《GA 肢体安全手冊》(二)关于“三自”的问题,3)自治:”问经济来源时,可以说家里支持我,而且我认识的一些弟兄姐妹也帮助我。不要说总会支持一类的话。”

注11︰应为”旨婚”,又称”配婚”。韩国的新兴教派如统一教,摄理教(JMS),UBF,都有此做法。统一教系统里的教派的旨配,带有受到教主”祝福”的意味。按统一教的文件记录,张大卫本身亦曾在统一教接受”旨婚”匹配,接受文鲜明牧师之祝福,藉以除去原罪。

注12:当时在澳洲,张大卫牧师藉澳洲神召会的南十字学院的韩语延伸课程,发展耶青的神学院,后迁至美国,创立伟仁神学大学(Olivet University & Theological College)。

注13:网络即”万锐科”(Verecom),注册为外资公司,为商业机构。传媒有”《 基督新报》(后改称《基督日报》)、亦为商业机构。国内有”天梯”(后改称”基督时代论坛”),”福音时代”。

注14︰这位干事应是唐佩颖,2002年初抵达香港,奉命设立国际耶青总部及香港耶青。后来调任美国伟仁大学,负责招收中国耶青成员为学生。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或ydwatcher@sina.com

一位曾委身耶青传道事业者的挣扎

耶青研究员按︰

从慕道友的博落,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f1329601009xzd.html可以看到一位满腔热诚,在耶青呆了近两年光阴的人的心路灵程。他和見证中題及的H.T.的見证,在本网站及其他研究耶青的网站均有转载。

他说︰”如今许多在我看来是事实的事情,耶青都给予了矢口否认,包括现实中的谈话也是如此。我甚至真的怀疑我是不是失忆了或者精神错乱产生幻觉了。”這与耶青研究员所接触的前耶青成员的感受一样。至少,從最近Esther與蔚蔚干事的emails中,就可以佐证,本站有专文论述。為方便读者明白耶青內情,附以注解,耶青研究员加上去的。



以下转贴︰

自我介绍
(2008-06-28 13:27:59)


您好,我是慕道友弟兄,是张大卫共同体中国合同福音长老会(注1)前成员(即前耶青成员)。接触基督教信仰接近三年时间,其中将近两年的时间在此共同体中聚会生活。网名中的“慕道友”主要表示我的一个信仰状况,虽然曾经我一度自认为是上帝的传道人,险些抛开学业全时间委身在耶青。但如今发觉自己对圣经和信仰还是太过肤浅,仍有许多理性上的障碍没有信心上飞跃,也没有过受洗。所以我认为我还是在寻求基督耶稣的入门阶段,也期盼着宋尚洁(注2)博士所追求的那种重生。而“弟兄”则是表示我的信仰还是属于基督的教会,圣经所启示的上帝是真正帮助我改变我并完全值得让我去寻求的一位赐予永生的上帝。


如今我离开耶青共同体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现在的立场和见证人H.T完全一致。引用他的见证中的原文“从我所写见证的题目也可以看出,我对于耶青会的弟兄姊妹怀有不能自已的思念之情,虽然我确定无疑地站在了与他们对立的立场。我写这一切文字的目的,决不是欲树耶青的弟兄姊妹为敌,号召大家起而攻之,而是带著一颗恳切和急迫的心,求神平抚那些和我一样虽然走出了耶青却一直未能抚平伤痛的灵魂,求神做工促使那些明知事实真相却因了种种原因一时难于抽身甚至不愿抽身的弟兄姊妹早日回归主的真道,更愿神能保守那些身处耶青却完全被蒙在鼓里的弟兄姊妹,不要任凭了感情和冲动,不分青红皂白,对那些指证耶青问题的个人和组织棒喝一气,而是恰恰相反,警惕自己是否正堕入狂信的深渊……”。我与其他离开耶青并且如今已经站在与其对立的弟兄看来,这些文字表示出了我们的心声。


诚实的说,我没有特别大的爱心可以做到日日夜夜为那些耶青中的人祷告,甚至很多时候耶青的人在网上或者现实中的言行让我很厌烦。但是确实也有许多时候想起那些在里面的人们,我也有深深的担忧。无论在网上的见证还是现实中与人谈话,我都尽自己努力来避免那些主观上反感的情绪而带来的一些不合实际的言论。我尤其希望自己可以避免在主观上过分渲染或者夸大一些事情。我曾经写过四篇见证,相信一些关注耶青的弟兄姐妹应该看过。耶青中的引导人对我说,我那些文字让许多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攻击他们。还说我就不怕神的击打和审判吗?他大体的意思也就是我那些见证扭曲了事实,让我成为了魔鬼利用的工具。其实从我写第一篇见证的时候,我就害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始终不敢太贸然的行事,也时常会祷告求主赦免我隐而未现的罪过。但我如今回头想想我写的见证,我仍然不觉得有什么偏差的地方,或者过分的主观推断。因为那些都是我的真实感受。


如今许多在我看来是事实的事情,耶青都给予了矢口否认,包括现实中的谈话也是如此。我甚至真的怀疑我是不是失忆了或者精神错乱产生幻觉了。但还好和我有同样感觉的人还不只我一个,让我相信我的脑袋还没有出什么问题。虽然我常常对耶青感到反感,但是我也会常常因为想到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弟兄姐妹和让我尊敬的引导人而真心的希望大家可以澄清问题,真心的希望他们的努力没有被魔鬼所利用。但是面对耶青网络上和现实中的回应,我实在没有办法接受,在我记忆中成为反例的回忆实在是太多了。


我成立了这个博客的目的也是如此。我常常回忆曾经耶青里的一些讲道和分享,关注耶青对于事实的解释与回应。也会对比其他教牧的教导与耶青的教导,还会看一些介绍异端的特别和发展的资料。这些总会让我产生一些琐碎的感想,但又不足以写成一些完整而有重要意义的东西在那些严谨系统的地方公布。我毕竟也只了解一个省内的一年多的情况,对于某些事情我也很想了解这是否是全国性的问题。我也很想了解事情的更加真实的情况,与其他各地的前成员有所交流。


我认为我与耶青的引导人们已经交流的足够多了,所以不希望再在网上有什么言论交流。我也实在没有时间和能力来回应留言,所以还是关闭留言。如有联系请发电子邮件。我盼望与关注耶青寻求真道的人们交流意见,一起来寻求事情的答案。我的邮箱:flashyq@126.com


(注1): 又称”合福”,或GA其實是同一個體係。EAPC創立人為張大卫牧師。。耶青現在極力否認與EAPC有关,或隱瞞关系。詳參耶青內部政策文件”GA肢体安全用冊 “(一)传牧细节注意事项,3)关于总会,中心,教会︰对于慕道友或者平信徒可以告诉他们这是教会,但是只是局限于单个的教会,教会以上的就不要向他们说。及(二)关于“三自”的问题,1)自传:到一个人成长到干事为止,不要让他知道我们是EAPCC。本网站另有專文論述GA,EAPC與耶青关系。
(注2) 應為宋尚節,上個世紀我囯著名佈道家。


來信請寄︰ydwatcher@gmail.com
或ydwatcher@sina.com

不为耶青所知的事实(2)

Friday, July 11, 2008



韩基总异端对策委员会


并没有证明张大卫清白



张大卫牧师与统一教有没有关连?

讲求事实的人,进来看一看。

耶青若听到有人这样说,或不理解,或表示愤怒,控告以捏造事实的罪名。

不知道张在享牧师的过去的耶青,应该自己去查找真相。根据有些耶青的领袖,如Eunice Or, Karen Tang的说法是︰张大卫牧师”在年轻时代加入过韩国一个反共组织,那个组织后来变成统一教。”有记录可稽。(注1)

这一个说法也有一半道理。文鲜明反共,那是统一教立场。张大卫的立场也是反共的,所以追随文鲜明。不过,从开始那个反共组织就是统一教,从没改变过。


不为耶青所知的事实是︰张在享在统一教会历三十年,自1967年至1997年,加入统一教会友,参加统一教的旨婚并接受文鲜明的祝福,并成为统一教领袖和统一教大学教授。

但是CCK(韩国基督教总连合会)的调查结果,不是证明了张大卫和统一教没有牵连吗?


张大卫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是在2005年,CCK(韩国基督教总连合会)应”大韩耶稣教长老会总会(合同福音)申请,发出”调查结果回信” (注2),信上说︰


CCK异端对策委员会(委员长韩明国牧师)在对贵会的张在享牧师进行数据与书面调查,并进行了面谈(第一次调查: 2004年中,第二次调查:2005年中)之后,报告了经过第一、二次调查,结果是”自从1997年以后,没有找到与统一教有关的嫌疑”的调查结果’。

事实上,这封CKK公函只能证明两件事︰

1. 1997年之前,张在享与统一教有关连的。
2. 1997年以后,就找不到与统一教有关连的嫌疑。

而这封信没有证明,也不能証明︰



3. 张在享没有传过异端的道或怀有异端的思想。



即是说,CCK(韩基总)异端对策委员会并未证明张大卫在异端的思想上是清白的。不必雄辩,请写一封信问一问CCK异端对策委员会就可以弄清楚,到底是谁错用或错解韩基总的立场。据韩国报导,CKK异端对策委员会应韩国教会,基督教传媒和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的要求,澄清2005年那封信的含意,并对张大卫的异端嫌疑,进行深入调查。

据日本消息︰韩国的Christian Today记者,追踪CKK异端对策委员会成员到香港和日本,试图干预调查结果。

补记︰

香港基督日报事件独立调查团已刊出韩基总回复调查团询问的公函,http://www.enquirycommittee-ghi.org/tc/korea.php,澄清韩基总异端对策委员会的立场及当年调查的结果,指出1997年前,张大卫的确是统一教成员,1997年之后再找不到他与统一教有关系的嫌疑。而该调查报告并非查不到张大卫有异端思想,并指出张大卫及Christian Today错用了他们的报告。



注1︰见2007年11月20日耶青代表Karen, Eunice, Hudson与王永信牧师会面记录。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44218&Pid=21&Version=0&Cid=684&Charset=big5_hkscs


注2︰信件來源︰日本Christian Today记者Hokuto Ide 写的”Yamaya Makoto Watcher”网站,http://yamayamakotowatcher.blogspot.com/2008/01/followings-are-resources-of-evidence.html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或ydwatcher@sina.com

Thursday, July 10, 2008

Wednesday, July 2, 2008

评论︰耶青陷入”公关灾难”

"耶青情报" 2008-06-17 14:18:48 消息


耶青陷入”公关灾难”,与人无尤。

韩国的两大基督教报纸”Newsnjoy” (注1)和《旷野之声》(The Delsouri Times)(注2),并美国的韩文基督教报纸”Christian Today US”,不约而同,群起而围攻张大卫牧师并他的共同体。从来那有一位自称为福音派教会的领袖,同时受到那么多份福音派基督教报章质疑其信仰?

Newsnjoy是最早揭露张大卫牧师统一教背景及所传的异端的道的基督教报纸。美国的”Christian Today US”是原本的”Christian Today”,而给张大卫用了肮脏手段,盗取了其名字。今天的”Christian Today”变成了YD 和ACM会友经济使役的地盘,替张大卫卖命。而Christian Today US 的财力不及张大卫,不能像张大卫那么财大气粗,动轧兴讼。可是,仍不住把张大卫在统一教的过去,向韩文读者揭露。

在中文的传媒中,香港《时代论坛》网站,自2007年下半年,不利《基督日报》和耶青的消息不绝。近几个月,差不多每个礼拜都有令耶青和基督日报难于应付的新闻和评论,而《基督日报》,耶青官方网站和其它耶青网站,给自己帮了倒忙,自报家门,让人看清楚他们的本相。

耶青的传教方式,操控手段和异端信仰,给耶青会友留下的身心灵的伤害,是无以弥补的。而耶青却摆出”战斗格,对耶青敢说半个不字的,无论是教会的领袖,网站,香港独立调查団,其前顾问,和研究新兴教派的学术团体,一律以法律诉讼,告以毁谤来恐吓。凡反对耶青的人统统都认为别有政治用心和商业竞争的动机。所有人证物证,都是捏造的。有脑筋的人一看他们的所谓”辩白”,就看出是强辞夺理了。如果耶青的目的是鱼目混珠,混入正统教会,这些所作所为,都是给自己”反面宣传”的材料。

耶青陷入了这个众叛亲离的”公关灾难”,不能怨别人,只能怪自己,”输打嬴要”。他们从前向教会领袖说的谎话太多了,对会友的伤害太深,以致今天,尽管他们的所谓信仰告白和对过去的极力否认,不能再骗倒那些一度同情和支持过他们的人。

他们以为「势力共同体」的财力,足以藉耗费庞大的法律诉讼,压倒反对的声音。他们威迫或诱劝那些从耶青逃出来的证人,予以极大的心理压力。他们又以为所控制的庞大的电子传播网络,做成的宣传攻势,足以协迫别的媒体委协。但是,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既不能叫日本的那位救世军军官山谷真少佐让步,而国内外反对他们的网站,打压了一个,屏蔽了另一个,却冒起了更多的异议……

耶青和《基督日报》以自己所做的恶劣公关和反面宣传,已经把自己放在一个与教会敌我分别的对峙状态。今天,无论与国内的三自教会、家庭教会和外面的正统的,福音派的华人教会都结了的梁子,明天怎能再在江湖上行走呢?


注1:  耶青研究員按:”News N Joy”最新发表針对耶青的报导:

a. http://www.newsnjoy.co.kr/news/quickViewArticleView.html?idxno=25128
b. http://www.newsnjoy.co.kr/news/quickViewArticleView.html?idxno=25129

注2: 耶青研究員按:"旷野之声"最新发表針对耶青的报导:http://deulsoritimes.co.kr/
a. 2008年7月7日 http://www.deulsoritimes.co.kr/technote6/board.php?board=peboard&config=&command=body&no=6119&
b. 2008年7月11日 http://www.deulsoritimes.co.kr/technote6/board.php?board=peboard&config=&command=body&no=6120&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Friday, June 27, 2008

美国成立”张大卫问题”调查团

继香港”基督日报”被”经济日报”揭露其可疑,美国的”基督日报”又惹起加州的韩文传媒和教会的疑虑。美国为此而成立的”张大卫问题”调查团即将着手处理这个急速冒起的韩国新兴教派。

美国”今日基督徒报(Christiantodayus原版”今日基督徒报”,与张大卫势力共同体无关)报导,”北美韩文记者联会” (Korean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in North America)宣布成立”张大卫问题调查团”。美国调查团的成因,是早前”基督日报”发表新闻,说”加州韩裔牧师联会”在听了张大卫(David Jang)的个人告白了正统信仰后,澄清了对他疑虑。美国的韩文媒体记者追访下,”加州韩裔牧师联会”代表透露”联会”并未清除对”张大卫共同体”的疑虑,事实与”基督日报”所的报导完全相反。

”声明”中表示,美国调查团将包括七名成员。借鉴香港独立调查团的做法,”北美韩文记者联会”成员将不会加入调查团”,以避免”利益冲突”之嫌。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或ydwatcher@sina.com

日本基督教教团与今日基督徒报绝交

日本最大的基督教宗派”日本基督教教团” "United Church of Christ in Japan" (Nihon Kirisuto Kyodan),的总议会主席Nobuhisa Yamakita六月十三日发出正式声明,宣告与张大卫牧师创立的”Christiantoday” (“今日基督徒报”)终止任何关系。

这是继香港、台湾、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地所有顾问退出”基督日报”之后,对张大卫同共体最大的大击。”Christiantoday”(“今日基督徒报”)与”基督日报”,及国内的”基督时代”,”基督时代”等网上媒体属于同一个”势力共同体”。

北京的海淀堂亦发公开声明,与耶青,”基督时代”等势力共同体属下的校园传教团体和网上媒体继绝交往。


以下公告原文:

極めて重要なお知らせ日本基督教団は2008年6月13日、総会議長名の公文書により、クリスチャントゥデイに関する声明を発表しました。


「クリスチャントゥデイ」に関する声明


2008年6月13日

日本基督教団 総会議長

山北宣久 公印

2004年4月11日に発刊され、現在はインターネット新聞として出されている「クリスチャントゥデイ」については、その当初より発行団体について疑念が持たれてきた。ことに韓国における設立者である張在亨牧師の統一協会の前歴問題をはじめ異端問題までも提起されている。日本においても救世軍 山谷 真少佐、クリスチャン新聞 根田祥一氏に対して法的闘争を図るなどをしている。

日本基督教団としては、これらの疑惑が解決されない限りキリスト教として同一の線に立つことは出来ないと判断する。従って、今後一切の関係を持たないと共に、クリスチャントゥデイ紙創刊号に掲載した祝辞及びメッセージを取り消す。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

ydwatcher@sina.com

Tuesday, June 24, 2008

耶穌青年會張雅惠抗議YDWATCHER誹謗罪行

致YDWATCHER版主:

本會耶穌青年會強烈抗議YDWATCHER網站內充滿對本會的誹謗,將本會污蔑為「沿於韓國的異端教派」,並在網站中把不同基督教團體及基督教領袖拉在一起抹黑乃嚴重的誹謗罪行,本會勸告你在此信發出後24小時之內刪除YDWATCHER網站及裡面所有內容,否則本會立刻於本周採取法律行動,控告你的不法行為.

耶穌青年會(香港)張雅惠謹上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日

Saturday, June 21, 2008

耶青初创时期在上海的传教活动

(耶青研究员按︰作者R. S. 在耶青短短两个多月,对耶青的了解却比后来的人深。R.S.在耶青的日子较浅,有些耶青的述语如”肢体卡”、”旨婚”,”四十个道”等。当时耶青对”道”虽然”加密”,高层的道不让低层的聴,但是掩饰的工夫还没做得太严密。加上是圈子很小,并以上海为重点,很多内情都让R.S.这个羊羔所知道。)



本人于2001年6月归主,但当时对信仰并没有深入了解,因此对于非真理的道理毫无辨别能力。在本人信主后第3个月,有来自韩国的耶稣青年会(注1)的一个干事(注2),张XX,在学校里面传他们的道,恰好碰到我,我一听她说自己传福音的人,就很高兴的把她看成是一位姊妹,所以在一起聊得很开心,之后她邀请我到他们称之为 “centre”(中心)的地方,这个地方离学校也不远,我当时没有戒备的心,就同意了,就这样开始了我两个多月的异端生活。

刚到异端那 边,每一个异端的人都非常的热情,热情到超乎一般人的想象,我一下子就被这种氛围给吸引住了,就非常希望多花些时间在那里,和异端的人多相处一会。这个时 候他们就给我以及和我差不多情况的学生进行学习,每次学习是一到三个人。除了学习之外,早晨五点半有礼拜,晚上有聚集的时间。一周七天不间断。

关于他们的学习课程,当时主要是有一个叫做张大卫的牧师在韩国开创的教程,共有四十课(注3),很少使用圣经,基本上是老师讲,学生听,一般在学习的时候不鼓励提问题,有些提问常常是如此回答的:”你之所以不明白,是因为内心深处还有骄傲,所以要放下自己的内心深处的骄傲。”这在当时让我非常疑惑,因为问题得不到解答就算了,居然提问就意味着骄傲。以现在的观点来看,对圣经的了解主要是以灵意解经为主。举个例子吧,在讲人类犯罪的时候,讲到了蛇对夏娃的引诱,在课程中就 浓妆艳抹这个情节,讲到蛇是狡猾的,它身体能够弯曲,能够缠住人,讲到了蛇的舌头是分叉的,意味着他一口二舌,喜欢说谎。当第一次听到这个道理的时候,任何新人都会觉得非常新奇,所以在当时还是很吸引我的。


当然课程的最终指向还是他们所说的“救主耶稣基督”,也即他们的牧师张大卫(注4)。为了从圣经上找依据,他们使用的经文有日光之下,必无新事,所以基督再来时的情景和第一次一样,只是十字架的再来,大部分人肯定还是不知道(注5)。其次,他们否认基督是神(注6),而是一个没有罪的人,因此他的再来就像施洗约翰是以利亚的再来(注7)一样,不是荣耀的再来,而是心志和能力的再来,是以一个普通人的方式出现的再来。

关于救恩,耶稣不再是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因为他们宣扬有三重天(注8)的这样的概念,所以在他们概念中,和尚可以去天国的一重天,普通基督徒可以到二重天(如果普通基督徒听了他们的福音,拒绝承认他们的张大卫是主,那只有去地狱了),他们可以到三重天。在学习完四十课之后,就需要认张大卫是主了。如果不认的,就继续上课和培训,直到认为止。此外,他们还准备了到韩国的去集中培训,去的人回来一般都会加入他们。

关于他们的组织制度,建立在学习课程的基础之上。人员来源主要是年轻人,特别是年轻有追求的基督徒。因为他们的一个宣教策略就是,“先到以色列迷失的羊”那里去,所以他们经常到其它的教会拉人来聚会,比如说我的一个师妹,原先在校园团契服侍,但是后来被他们拉走。在顺利结束了四十课学习之后,如果认张大卫是耶稣的再来,就可以填写委身卡,表现良好的在培训一段时间后,差派去外地“宣教”,成为干事,他们会颁发戒指表明身份,戒指上的标签是Apostle(使徒)。(注9)以这样的方式,在2001年,他们建立了以上海为中心向中国其它省会扩张的态势。

关于他们的经济状况,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们是从经营韩国的电子游戏厅连锁开始的。在国内有一些地产方面和教育方面的公司,也鼓励个人财产的奉献。一般来说会是韩国总部给与当地聚会经济上的支持(注10),直到当地公司独立运作。
关于他们的婚姻制度,是只能在自己的聚会之内找伴侣,因为他们教会的等级是最高的,而且必须是在认张大卫是主后才可以。我注意到有指婚(注11)的现象,是当时有一个男的二十多岁,娶了一个三十多岁离过婚的韩国女人,原因就是张大卫的指婚。

关于他们的发展策略,从01年年末开始,他们就很注重教育,说过要开办大学(注12),很注重网络传媒(注13),很注重给年轻人讲他们的道理。而且他们的工作不是局限于一个区域,而是整个中国,在我快离开前,他们正在培训去中国其它省份省会传他们的福音的人,去香港的人在两个月后也出发了(注14),后来听说这个人又到美国开展工作。而且当时他们在俄罗斯已经开展了工作。

从总体来说,耶稣青年会是妄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大异端。




注1︰耶稣青年会这个名字确是在中国开始的。韩国来的干事应该是安提阿长老会的宣教士。

注2︰干事是全职传道人。

注3︰即”四十个道”。耶青都认为”四十个道”都是从张大卫而来。其实听了”四十个道”,只是为认信张大卫为”基督”的预备工夫。

注4︰”认信再临主”毫无疑问是耶青的核心信仰。

注5︰此乃耶青从统一教的”原理”挪过来的释经法和终末论教义。当年犹太共同体没有认出基督而把他钉十字架,今天的第二以色列,即教会也有可能认不出他而钉十字架,所以耶青虽然认出了基督,但要为他保密,直至天国建立在地上。

注6︰再临主是”人”,像”耶稣”是个从女人怀孕而生的人一样。根据耶青的教义,承认”某人”为”再临基督”,并没有把他”神化”。,统一教的思想一样。

注7︰耶青和统一教一样,认为以利亚(施洗约翰)并不是驾云降临,耶稣也不,所以”再临基督”来到这个世代的方法,必与当年耶稣”同型”,他再来的方法不是驾着云采,而是在”云集”的144,000人组成的共同体中给认出来,被膏立为”基督”。

注8︰三层天和三层地狱,是耶青另一个现在已不核心教义,以突显其所传的”永远的福音”。

注9︰这与ACM(使徒校园传教会)的做法一样。YD与ACM关系,详参另文。

注10︰以为经营公司,是韩国总部以经济支持耶青的方法。刚好相反,一切收益都要上缴。总部开办新工作,各地教会都要奉献上缴支持。

注11︰应为”旨婚”,即配婚。韩国的新兴教派如统一教,摄理教(JMS),UBF,都有此做法。统一教系统里的教派的旨配,带有受到教主”祝福”的意味。按统一教的文件记录,张大卫本身亦曾在统一教接受”旨婚”,接受过文鲜明牧师之祝福。

注12:即张大卫牧师创办的美国伟仁大学。

注13︰网络即万锐科,传媒有基督新报(后改称基督日报)、天梯(后改称基督时代),福音时代。

注14︰这位干事是唐佩颖,2002年初抵达香港,奉命设立国际耶青总部。后来去美国为伟仁大学使役。



來信請寄︰ydwatcher@gmail.com

Friday, June 20, 2008

不为耶青所知的事实(1)

张大卫弄错了
受牧师职日期?

耶青认为山谷真少佐不可信。

据耶青说,山谷真少佐在网上,连张大卫牧师的生日也弄错了,所以他不可信。山谷说的一切有关张大卫牧师的统一教经历,都是谎言。现在,山谷真少佐更正了张大卫牧师的出生日期,但张大卫牧师仍未弄清楚他何时受韩国长老教会的按手礼,而成为牧师。

据正牌韩文《今日基督徒》(Christiantoday.us) 2004年7月14日报导,张大卫牧师连自己受牧师职的日期也弄错了。
http://christiantoday.us/sub_read.html?uid=3745&section=section58

张大卫呈交给韩国基督教协进会吉字冉牧师的简历上,他写上1992年10月受按手礼的,没写上授职教团和主礼人,只加了一个” 大韩耶稣长老会合同福音会所属”的注明。当时,张大卫牧师仍为统一教的鲜文大学的教授。长老会给一位在统一教任职教授的人授牧师职,是很难想象的。

张大卫第二次与吉字冉牧师会面时,为他受职日期辩解时,说是犯了个”编写简历的小失误”。这次,他提供的数据是在1997年6月9 日接受大韩耶稣长老会合同福音会张承浩牧师按手的。张承浩牧师却否认有此事,他说没可能给一位牧师再行按手礼。张大卫牧师后来拿出一帧与张承浩牧师站在一起的”合照”证明,并有按立证书可以证明,那张”按立证书”却未公开过。

不过,张大卫确是受过长老会的按手礼,日期是1996年。这个日期,张大卫没有公开否认。

对张大卫牧师至死忠心的耶青,如果不相信韩国的吉字冉牧师、张承浩牧师,山谷真少佐和Christiantodayus,可亲自问一问他,看看他这个” ”编写简历的小失误”,是不是他自己的弄错,還是”谣言”,请他拿”受职证书”出来证清。



来信请寄︰ydwatcher@gmail.com